新作文>初中作文>>散文

寻找一场迷失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朱培云/ 山西省太原市太原师范学院附属中学初0704班
更新时间:2013-07-15

班得瑞的音乐总有一种动人的美感,它们来自瑞士,那个天堂般的地方。仿佛寂静中大自然的心音,伴随着汹涌而来的幻想,一波一波地将我淹没。于是我想到了这个故事,似乎是真实发生在音乐里的故事。 ———班得瑞《童年的回忆》 男孩打开匣子,太阳的光辉顿时照亮了他的脸。俯身看去,匣子里盛着满满一盒的阳光,略带些浅棕色,像湖水那样泛着细细的波纹。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哦。”男孩又听见了那个清脆的声音。 女孩是他偶然在孤儿院后的一片树林子里遇到的。那时他正漫不经心地在林子里转悠,将逃到脚下的每一块阳光狠狠地踩碎。 “你在干什么?”突然传来一个清澈到透明的好听的声音,男孩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坐在高高的树枝上,不停晃动着耷拉下来的两条腿,浓密的绿叶像一把巨大的伞,悬在她的头顶上。 “你是谁?孤儿院新来的小孩吗?”男孩平静地望着她,空洞的眼神慢慢有了焦距。 “不是,”女孩笑着摇摇头,“我叫寥。告诉你个秘密哟,我是这片林子的守护神。” “守护神?”男孩扑哧一声笑了。自打父母相继去世后,他的嘴角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舒展过了,“你很有趣。我可以上去坐会儿么?” “当然。”女孩往旁边挪了挪。男孩爬上树,坐在女孩身边。直到这时他才看清女孩的脸,皮肤白皙,五官非常温婉,她穿着一身简洁的连衣裙,是那种很淡很淡的蓝色,淡到仿佛化在天空里。随后是一阵没有尽头的沉默。两个孩子都静静地坐着,偶尔偷瞟一眼对方的神色,从太阳升至头顶到安静地落下。谁也不想打扰谁,谁也不愿将两个迥然不同的梦境融为一体。 男孩靠在树上睡着了。他梦见树林尽头的原野,原野尽头的大地,大地尽头的天空,在天空的尽头,有一个树叶状的湖泊。风的足迹从树林延伸到湖边,轻轻踏过湖水,淡蓝色的波纹优雅地朝远方漾去,像极了身旁女孩的裙摆。然后传来一个清澈如水的声音,一个清澈如水的女孩的声音。 男孩醒来后,那个叫寥的女孩已经不见了。朝阳慢吞吞地向上爬着,像一团绵软的蛋黄。他不想回孤儿院,那里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只会一个劲地嘲讽他,羞辱他,肆无忌惮地叫他“小呆瓜”。因为他从来不笑,也不与人交流。在寂寞中成长的孩子们总会在自己面前竖起一堵厚重的高墙,通过把别人撞得灰头土脸或鼻青脸肿来取乐。只有男孩不在乎。他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喜欢在孤单到害怕的时候独自爬到孤儿院里一间废弃的阁楼,看着空气中飞舞的灰尘,重走一遍幼时曾走过的路,有爸爸妈妈牵着他一同走过的路。星星点点的回忆混合在古铜色的阳光里,散发出陈旧的霉味。 “你好,寥。”这次见到寥,是在树林的边缘,再往前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原野。金黄色的草随着风的摇摆搔过脚踝,留下一丝丝凉爽的味道。男孩和寥并排伏在柔软的草地上,用手支着脑袋。 “寥,你听说过‘爱’吗?”男孩问。 “听说过。鸟妈妈每天都要抚摸孩子的羽毛,丰硕的果实总会紧紧怀抱着种子,蒲公英母亲总要用微笑的目光送别即将远行的孩子们。我想,这应该就是爱吧。”寥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 “可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永远地失去这种爱了。”随之而来的落寞很快覆盖了男孩的声音。 “唉,那一定很不好受。但是做个爱的旁观者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男孩似懂非懂地看着廖,她轻轻一笑,拉起男孩的手说:“试试用风来疗伤吧。” 他们飞奔了起来,脚下的草带来一种金灿灿的温暖。相握的掌心里升腾起风,越来越细腻,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跌入一个飘浮不定的未知世界。男孩闭上眼睛,感觉寥染上阳光的发丝时不时地搔过自己的面颊,心中有什么东西开始苏醒,正一点一点地脱掉黏腻的忧伤。“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原野的守护神,这样就既能钻进大自然的爱里,又能天天和你一起聊天了。” 男孩悄悄告诉寥。 广袤的大地日复一日地追寻着苍穹深邃的目光,执著而且坚强。仔细听,你一定能听到自然万物的守护神的声音,寂静的呼吸和杂乱的欢笑隐匿在空气中,飘过充满幻想的阳光和墨水般浓重的夜色,生生不息。一个被禁锢了童年的孤儿院的孩子,就这样打开了一把世界上最美妙也是最艰难的锁,走向大地和大地尽头的天空。寥的每一句话都在他心里绽开了一朵无比美丽的花,它们以卑微而虔诚的姿态等待阳光降落。当生命被植入类似于信任、依恋、感恩或爱的情感后,不知不觉间就会开始在混沌中寻找出口,直到所有的伤痛都被悄然缝合。心愿开在明朗的季节里,充斥它的是两个孩子的笑意。一潭淡蓝色的湖水安详地卧在夜色里,一如寥的裙摆和雪一样消融的寂静。记忆里的温馨宛如薄纱,带着些许温存,网住了沉睡中的湖畔。寥带男孩来到了这个天空尽头的湖边,男孩不知道它究竟属于现实还是梦境。 “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寥说,“在天空的尽头有一片淡蓝色的湖,湖里的每一滴水都是一个小小的精灵,它们用沉淀在心中的希望去净化湖水,默默守护着天涯另一端的树林。每个精灵的一生里都有三天到人间游历的时间,大概就像童话中的美人鱼可以在成年后浮到海面上去吧。三天过后,它们就又回到了湖里,重新化作一滴湖水了。”男孩专注地听着,月光照亮了他的瞳仁,反射出流水般的光辉。氤氲在湖面的雾气仿佛月亮的舞裙,在一片静谧中飘然旋转着。凝神谛听,精灵们的耳语汇成一个又一个空灵通透的泡沫,风卷起破碎的记忆,飞向远方。 “你是……”男孩说,稍有一点惊讶。 “对,”寥笑着点了点头,“第三天的午夜马上就要到了,我想把这个给你。以后当你看见它的时候就会想起,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她拿出一个雕刻着花纹的木头匣子,把它递给男孩:“明天早上再打开。” 寥舒展开一个甜甜的笑靥,她的身影在男孩眼里渐渐变得模糊,透明,男孩眼皮一沉,便被浓浓的睡意包裹了起来。认识寥的第四天清晨,男孩与晨曦同时醒来,他发现自己蜷缩在孤儿院阁楼的角落里,环顾四周,纷飞的灰尘和扑鼻的霉味都是那么熟悉。他骤然想起,自己唯一的朋友寥,是树林的守护神,湖的精灵。她终究还是回到了她来的那个地方,那片一尘不染的树叶状的湖泊,就像水,终究会回归于水。 寥的匣子还躺在他的怀里。男孩打开匣子,太阳的光辉顿时照亮了他的脸。俯身看去,匣子里盛着满满一盒的阳光,略带些浅棕色,像湖水那样泛着细细的波纹。“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哦。”男孩又听见了那个清脆的声音。 接着,廖的笑脸从阳光里浮现了出来,那样清晰,水一样的灵动和纯净。 “我叫默希,言默希。”他猛地抬头。 男孩的心里灌满了阳光,感动,自从他封闭了自己的心 灵就再也没有过的快乐。他弯起嘴角笑了,对着阳光里那张同样灿烂的笑脸。 不过是寻找一场迷失罢了,一场如孩子般天真的迷失。他对自己默语。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41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