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大学作文>大学一年级>特等奖

旁观者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黄晓辰
更新时间:2017-02-13


故事梗概:

这是独立的几个故事,故事中常常有两个人物,王三和我。在故事中,有时候看似我是王三,王三是我,有时候王三是王三,我是我。

但这其实又只是一个故事,起于末日前,终于……这是一个时间跨度长达三年的故事,从2012年末到2014年初。每一个故事都取自于生活,是真实生活的一个片段,比如说那个“沿海的小城”就是深圳;那个“伟大的假期”就是十一;“1988”是关于一段爱情。

这一切,只是一个完整故事的里的片段。我将一个原本完整的故事打碎、筛选、重建成了这副模样。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看着这个时代里的人和事,到底谁是谁的旁观者。

 

 

旁观者

 

“这时代太二,我不跟了。”

——柴静

 

世界还是很挤,人们依旧忙碌。

 

我看着她从对面缓缓走来。她双腿挺得笔直,翘起的臀部很是性感。哒,哒,哒。她就像踩着一条线走过来,宛如一个走T台的模特,乳房是多么的诱人,在左右自由地摆动着。

就像是我在向她走过去一样。我们一起走在T台上,台下是无数的眼睛和闪光灯,观众和相机一起,见证着这正在发生的一切。

我们即将拥抱在一起。可她掉头就跑。

你以为你真是模特啊,你的蹄走得再像也不是穿高跟鞋。你只是一只猪。

而她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她跟我的间隔,使我们都成了彼此的回忆。

我西装革履地走了一圈,又回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那么的成熟稳重,似乎那走完一圈用了好久的年限。当我脱下那一身衣装的时候,他们惊讶于我竟以一个小孩的身材站在他们面前,可他们怎么忘了,是他们为我穿上了大人的行头。

 

 

【承前】〇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王三,两年前来到这里。现在大三,考过不少证,可什么证都没有考过,跟两年前一样,就像王三的体重。

两年前的王三,刚从车站的车下来,就被推上了校车。昏头昏脑的王三本想吐一下,环顾一周,心想众目睽睽之下未免不雅,仰天一番,来不及长啸便已上了车。于是王三就来到了这里。

王三来到这里的时候挺失望的,当校车在群山中披荆斩棘地前行时,王三在想,是不是上错了车。

 

王三是一个很少说话的人,有些话他不说,有些话他只说一半。因为他觉得有些话全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比方说:我想上厕所。其实这句话他只说了一半,完整的应该是:我想上厕所屙屎。而且,王三觉得,有些话说一半显得自己特聪明,这就好比你问别人一个问题,如果你问,无影灯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别人就会觉得你这人挺上进的。但如果你是这样说:无影灯的工作原理是什么,是不是真的没有影子啊。那么别人就会觉得你是一个十足的二愣子。所以王三很少说话,说话也常常只说一半。

现在王三想知道他有没有坐错车,但他觉得又不能直接问,所以他问了旁边的人:你好,你是XX学院的学生吧?但旁边的人看了他一眼就转头弯下了腰。所以王三又回到了起点,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坐错了车。

王三很少说话。但这是两年前的事情。王三开始说话是两年前,不,王三开始话多起来那是两年前。这两个“两年前”的区别在于:王三很少说话是在秋天,王三开始话多起来却在冬天。具体来说,后一个两年前比前一个两年前晚了两个月,而这两个月,湖里的几只泰国鹅明显又大了一圈,越南学生送的那匹马消失了踪影。王三开始话多起来是因为他发现,他不说话或者话只说一半别人全都听不懂,因此王三得出一个结论:他们的智商太低。王三信佛,所以他把话全部说了出来,他说这叫做慈悲。自从王三的话匣子打开了以后,便再也关不上了。

王三因为话多闯了不少祸,比方说被人说啰嗦,比方说被人骂流氓。但其实,归根到底,话多并不是症结所在。王三闯祸在于他不懂得把握分寸,而他不懂得把握分寸的原因在于他的无知,而最终,他的无知来源于在与他说话的所有对象中,他是唯一一个农村来的。

后来,王三说完后会甩甩双手,就像田里干完活把锄头一扔,呵呵一笑,说一句:我农村来的,说得不好。看到什么新鲜的家伙事,王三的脑袋往往就锥子般凑上去,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之后加上一句:我农村来的,并“呵呵”地笑,露出一口黄牙。“我农村来的”就成了王三的口头禅。跟王三说话的城里人觉得这话好玩,有时也学着王三操一口农民腔:我农村来的。于是,“我农村来的”就像一棵浇水了的盆栽,在整个学院活了起来。

王三一开始的时候相信这世间有着纯真的友谊,但到今天,他认为在这世界上,思想单纯的人都没有,因为他就是这样过来的。他说这就是成长。

 

 

【一】2013

 

 

我叫王三,一直走在一条不知终点的道路上。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终点。

我开始走在了一条看到终点的道路上。

我还是叫王三。

 

我开始向着终点走去,却发现这是一条虽然有终点却怎么也走不到终点的道路。我以为道路在前行,原来所谓的终点不过是人扎堆,把道给挡了。

我叫王三,一直走在一条不知终点的道路上。

 

人们扎堆的时候就是2012,散开的时候是2013,所以我顺理成章地从2012走到了2013,就像小时候吃甘蔗,从上一节吃到了这一节。

我不回头地走下去,我告诉自己说你是有一直跟着我的,只是我没有回头没有看到而已。

我闭上眼,就把2013走成了一条盲道。

 

我叫王三。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喜欢走盲道,因为我觉得盲道那是给盲人走的,可后来我发现少有的、走在盲道上的盲人动不动就撞到了垃圾桶或者墙上。我看得见,所以我不走盲道的真正原因是我觉得咯脚,后来有一次,腰酸背痛的我在走完之后觉得浑身通透,舒服了很多,从此以后我喜欢上了走盲道,我觉得盲道按摩功效奇特。

很多东西都是很奇特的,比如说2012年,即是传说的世界末日前。我所在的这一座小城不断地出现路面下陷的现象,我觉得那是末日的前兆。可是后来,末日挺过去了,下陷还是时有看见,那时候我才幡然醒悟,那是这个小城特有的,还有个更专业的词可以概括:地方特色。

地方特色就像别人的钱包,不是说捡就能捡到的。以前我老捡不到钱包,那是不科学的。但是现在,我仍旧捡不到钱包,我觉得挺科学的。这一过程充分体现了一个人从不宅到宅的成功蜕变,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完美成长。

我叫王三。

我从一个不科学的世界走到了世界的科学里,然而,当我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剪头发已经从1.5元人民币一次涨到了8元人民币一次。当然,这一过程看上去相当的漫长,但也仅仅是看上去而已。现在我买双色球时候蓝球总喜欢买05,因为在我18岁的那一年离,剪头发是5元钱一次。其实这是并不关联的两件事,但是这不是有我吗,是我把它们联系了起来。

 

 

【二】The legend of 1928

 

灵魂,你还年轻,为什么要流浪?

——顾城

那是一个极小的国度,没有纷争,没有杀戮,也没有猜忌与仇恨,充满了微笑和问候。人们各司其职,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海。

我觉得只有奔向那片海,才能推开那个窗户。

我做了所有的努力,都在找那份工。

我打了所有的工。

 

我叫王三。现在站在这座1928年建成的房子面前,就好像它站在我的面前一样。

 

1928:其实,人的一生真的是很长,一切都会变的,你说是不是?

1928:都是老天说了算。当初我都以为自己不可能来到这里,不可能抽烟,也……

卡。NG。

 

1928:看在这大冬天里只有一摄氏度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一个熊抱吧。来,来,来,再不来可就又一年冬了。

1928:你这哪里叫熊抱的,分明就是八爪鱼抱啊。

卡,卡。NG。

真是又一年冬。

 

1928:这个时代里,什么都会变的。

1928:当初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爱上那样的女人。

 

1928:一滴水融入大海,它还是它,但它已经没有了名字。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可以重新选择,如果有可以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说那一滴水会怎么选择,它还会不会入大海呢?

1928:会啊。

1928:但是它没有了名字啊!

1928:入,它会没了名字,但如果不入,它会没了它自己。

卡,卡,卡。NG。

 

我推开了那扇门,却没有发现那片海。末日不过幌子,只不过想重生。

 

 

【三】1984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乔治·奥威尔

 

这是一座沿海的小城,年均正面遭受的台风的次数不足一次。对于一个沿海的城市,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庇护。

我在这座城市里做着最底层的工作,没有周末,没有假期,每一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就像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呼吸。

我上班的地方是一个工业区,人们叫它D。每天上班的时候我都重复着这条相同的道路,而在这条相同的道路上,每天都停着一辆相同的三菱跑车。王三说,在这样的地方停一辆跑车,就像一块红烧肉扔进了垃圾桶。这个比喻显然是不正确的,首先,它是停在一个垃圾场旁边,其次它是白色的。但是王三每天下班的时候,还是会看着那辆白色的三菱跑车,旁若无人的念叨一句:红烧肉。

王三上班的时候红烧肉就停在那里了,王三走的时候,红烧肉还是在那里。

王三是一名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就像他每天走着这相同的道路。所以他习惯了一出门就看到红烧肉的日子,直到有一天红烧肉旁边停了一辆破烂不堪的吉普越野,黑黑的,像一条狗叼着一块红烧肉。老吉普就剩下了两个字母,J和P。

王三上班的时候喜欢侧着脑袋,他说那样能够保证一边脑的供血。但是显然王三的说法是不正确的,起码在他身上是不正确的,不然他不会只是一名普通的流水线工人。因为王三长时间喜欢侧着脑袋,所以导致他发音不太标准,当他第一次看到老吉普的时候,他大叫一声:JP。旁边的人刚看到“P”的上半部分就听到王三的叫声——JB。大家就都散了,觉得王三这人不纯洁。

当王三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去了一趟医院。可是医生告诉他不纯洁是没办法治的,但是他的发音需要及时治疗。王三拿着手上账单,突然觉得自己就像被塑造得体格健全,身体健康,浑身充满了力量——诊查费:150元,治疗费:1元。“知识是无价的!”王三高高地举起自己的双手,竖直脑袋,第一次发出了他上班以来标准的发音。

 

我看着王三像一张皱巴巴的纸被摊平,又弄成了同样皱巴巴的模样。但从此王三被改造的精神健全,身体健康,就像一张含羞草的叶子,从痛苦的蜷缩中不断地开阖。

我看着这里的人没有灵魂般游荡在街道上,似乎每天定时给自己注射着营养以争取嘴巴说话的时间,就像定期买着彩票又同样一张张扔掉。王三说,他们让我想起了一部美剧,叫行尸走肉。我说不对,行尸有的吃就会停下来了,但他们,停不下来。

 

 

【四】2014

 

世界会变得更好,如果有时光机。

——韩寒

 

我一次次地逆风前行,试图让鼻子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我一次次地离开,企图忘掉那个叫做王三的人。其实,风会转弯,离开会回来。

王三还是王三。

 

我把生活搂在怀里尽情地亲吻,然后在夜晚的草地下打滚,我觉得还需要一种情怀,就能跟生活打成一片。但其实是生活跟我打成了一片,把我压在下面,还派了无数的星星来看守。

我还是我。

 

我正第三次坐着绿皮火车冲破无数的气流,一路北上,穿县过省。就像一条无眠的蚯蚓,点燃一支烟,一段段吐着泥巴。前两次是我一个人,这一次还是我一个人。

在这同样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全体起来,首先,让我们共同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百元人民币永不变质、永不贬值。其次,让我们敬祝这个伟大的、杰出的、英明的、无私的党组织万寿无疆。最后,让我们共同敬祝这个最最伟大的假期绵绵不绝。干!

王三看着身旁整的严严实实的一个大笼子,正想掀开看看,却被旁边的大爷一把捂住。王三本想说关你鸟事,发现笼子里是一只巨鸟,因此改说“关你蛋事”,不料大爷露出了两颗黑洞洞的门牙还有笼中的两个蛋,似乎那两个蛋刚好能够填补他那黑洞洞的门牙。最后王三只能再说一句“关你笼事”。大爷拿起笼中,逗了几下,掏出一台ipeno,在实体键上优雅地操作起来。

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我在火车上剥着花生,王三就像一只被削去脑袋的苍蝇,离开又撞回了座位,长出脑袋又再一次起飞。我只听到他嗡嗡嗡的响声,似乎在说着:轰鸣的火车载着我的梦想,坚定而又有力地奔向尚未开垦的远方。

我没办法理解王三,因此也没办法理解他的梦想。我只愿他能够努力地开垦,等到这个冬天过后,春暖花开,在他的田野里长出火一样红的小花。

 

我在这条路上,一路走到黎明又走到漆黑,就像不曾离开。

我旁观了所有的站点、所有的道路,和所有的景色,我经历了所有的时针、分针,和秒针。我将她们聚在掌心,揉碎后四处飘扬,我发现我还是那个站在最初的地点,抬头望着那个遥远远方的男孩。

不是风迷了眼,是我看见了我自己。

我认识自己越多,洞见自己越深,所要接受的就越多。像亚当第一次看到夏娃会害羞,看到的是自己。

世界就是那么大,变更的只是其中的人和事,像一场赌局,要分的人多还是少,有人赢就有人输。

我们总是说这个时代造成了今天的自己,却忽略了是我们造就了这个时代。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看着这个时代里的人和事,到底谁是谁的旁观者。

 

 

所有的起点都是终点,所有的终点亦是起点。

王三是我,我非王三。

 

 

【启后】□

上了岸,何去何从?

——丹尼博德曼 T.D.雷蒙1900

 

囚·泅

泅渡

燃烧的海面。蚕食着

无尽的黑暗与海水。

海洋之心,

把航道照亮,

海是睡熟的夜晚。偶然泛起的笑容,

是红尘中的哪一段

 

我划破前方无数黑暗,却无法抵挡

后来的一道划痕。我画出自己的

轨道,却是无法通往彼岸的

漩涡

泅渡,泅渡。

让火把淹灭或熄灭。

 

 

每个人都深嵌在世界之中,没有人可以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

——柴静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3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