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初中作文>中学教学>记叙

谜一样的调动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余映潮
更新时间:2017-02-13


1982年7月底,华师暑期函授完毕,我从荆州教育学院回家。下了车,走在龚场镇的街上,有熟人说,余老师,你要调到县里去了;走进龚场中学的校门,遇到王双武主任,他说,赶快到区教育组去拿调令,你要去县教育局了;回到家中,孩子的妈妈说,前两天学校已经通知这件事了。

这真如“晴天霹雳”,让我万分惊讶、震撼、百思不得其解而又心潮澎湃。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或说过想调动的事。别说是到教育局,调到县里学校的念头都没有动过。

我真的要到县里去了吗?

从1968年下放到如今,14年过去了,我的最最美好的青春足迹,走了这样一圈:武汉知青——农民——乡村民办教师——师范的学生——乡镇中学的教师,从来没有逾越过这一方小小的土地。

我真的要到县教育局去工作了吗?

是不是因为我的一家多年来一直住的是学校里15平方的低短宿舍,每天的夜晚,都听得到屋梁上鼠群隆隆的奔跑和吱吱的恐吓声?

是不是因为我的女儿已经快5岁了还没有上过幼儿园,每天早晨骑着小小的儿童三轮跟在晨跑的我和我班学生们的后面?

是不是因为我身兼班主任、语文教师、教务处副主任、学校文艺宣传队领队等各项事务且每天起早贪黑地努力工作?

是不是身处偏远乡下中学的我,已经订阅了1979年复刊的北京《中学语文教学》和上海《语文学习》并开始了如饥似渴的笔记式的研读?

是不是因为我多年前在王家小学教过的几个孩子长大后又在龚场中学成为我的学生而都考上了中等师范学校?

或者是因为我发明了一种“听读课”而让我的复读班的学生在高考中取得了让人欣慰的好成绩?

也许,是因为我这几年业余坚持学习,每次函授结业考试的成绩都名列前茅、受到各级教育部门表扬的原因?

还有,是不是因为我刻意回避一切耽误时间的应酬活动,但每天的早上晚上就要到学生宿舍的院子里巡查一番?

总之,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居然有县教育局的一纸调令飞来了,我要离开龚场中学,调到县教育局去工作了。按照人员调动的规矩,当地学校应派车送我到县里报到。可是,校长震怒于我的调动,连续四天不安排、不理睬。我找到他的老乡,给他带了一个口信去:校长,余映潮不是调到别的地方去的。此话果然有效。第五天,校长来了,满脸都是笑容,车也来了。下午,装载得满满的一辆大卡车,将我们全家送到了监利县教育局。好多的同仁前来送别,感慨着余映潮只身来到龚场镇,现在是一家子、一车子。

……

奇怪的是,调令上通知我到县普教科报到,而到了县局之后,办公室却通知我到县教研室报到。

这又无异于巨石入水,激起我心中的起伏波澜:好让人高兴,真好啊。确实是命运之神的眷顾,不经意中有连续的转折,有接连的惊喜。

后来才知道,县教研的主任李国佐老师,曾经到过龚场中学,知道我的工作水平、教学能力;他对局长说,余映潮放到普教科可惜了,让他到教研室来吧。于是我欢快地开始了我的语文教研员的工作,迅速地进入了角色。

局长匡继洪先生非常喜欢我,常常赞叹说小余的工作太负责太扎实了。我住的地方就在教育局的院子中,有一次上班之前,匡局长到我家问有没有搽手的“香香”,我说只有几分钱一盒的蛤蜊油,他又看了我家的简陋家具,感慨道:余映潮啊余映潮,看到了你,我就看到了希望。

1983年,我入了党,介绍人是匡局长和后来调到组织部的我读监利师范时的老师张友华。至于是谁提议调我到县教育局的,其中的过程如何,始终没有人说给我听。

我最清楚的,就是李国佐先生让我去了教研室。

退休回汉后,我住在大华小区,2013年,突然遇到了李国佐先生和他的夫人刘老师,他们住在华大小区、在华师任教授的儿子家中,离我家不超过600米。

……

    这些,都像小说的情节一样迷人。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4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