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编辑原创

遇见·过去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东东
更新时间:2017-02-15

    101路电车的始发站是S财经大学,然后是司法学校、S大学,三所学校的学生可以说是主要的乘客,尤其在周末,三三两两结伴去购物逛街的学生都挤在站牌下等候着。


                                                                                      

是个雨天,溦雨连绵。

S大南门上了电车,由于要在终点站才下车,所以我就直接站在了最后面。车厢地板湿漉漉的,还不时有雨水沿着窗户的缝隙渗透进来,把临窗的位子都弄湿了。雨下得很大,车窗模糊不清,只看见雨水夹着小泡泡一波一波流下来,依稀中感觉是在下雪。我喜欢下雪,喜欢冬天。

又上来一批人,我感觉有人站在自己旁边,低头看见一双穿棕色休闲鞋的大脚以及淡蓝色牛仔裤。重新抬起头看着窗外,看着雨水流过窗玻璃,流过我恍惚的脑海。

以前你对我说过我的脚是大脚板子,那样的后果就是我狠狠地把你那引以自豪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不过你只要甩两下头,头发就会自然恢复原来的样子,然后你得意地看着我。即使是这样,只要每次你说了损我的话我还是会揉你的头发……

我低下头看了看那个男生的脚,那才是正宗的“大脚板子”,不由得笑了笑,心情好了许多。雨继续下着,手背仍然感觉不时地被碰触……

我就那样站到了终点站,其间也不知道那个人在哪一站下车的。

晚上回到宿舍,我就和舍友说:“今天在公交车上碰上个帅哥,他就站在我旁边,淡蓝色仔裤,我只及他的下巴。”

“是吗?长什么样?”

“应该挺帅吧。”

“应该?”

“我没看清楚……其实准确说是我没有抬头看他的脸。不过,他的下巴很有型。”

“他在哪一站上车?”

“不知道。”

“……”

大家都受不了我的脑袋瓜,不过也已经习惯了。 

                              

             

第二天早上,我很准时地在S大南门上了101电车,仍是站在最后面。只有一站路,就看见那个男生上来了,一样的上衣,一样的裤子。“还好他没有换衣服。”我心里暗自嘀咕。还是没敢看清楚他的脸,只知道他的头发倔强地立着。他站在了身后,我一下子就感觉暖暖的,依稀像是站在冬天里的阳光下。我喜欢冬天的阳光,暖暖的。

我的意识有点模糊,想起来高三的时候,课间经常在操场上溜达,冬天的时候在外面的人很少。有一天,阳光灿烂的日子,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走着。“在干什么?一个人么?”抬起头看见你站在阳光下,微笑着,背着光看见你的头发周围一圈朦胧的金色的光。我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只是看着你,傻傻的、愣愣的。“在享受阳光?”“对啊,对啊,在享受阳光,真的感觉很不错!”我给了你一个大大的笑脸。以后的日子里,每当独自站在冬天的阳光里都会想起你,想起那句话。我又想起很多很多的事,一点一点地重新在脑子里过,最后又流回心底。你现在在哪里呢?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还是那么阳光。

时间就在晃晃悠悠中过去了,直到听到“终点站广场到了”,我才从神游中醒过来。当然了也就不知道那个男生在哪一站就已经下车了。不过还好知道他在哪站上的车,不然的话,晚上回去肯定会遭到她们的鄙视。总是这样子,一个人的时候,经常神游,经常发呆。

今天回来的比较晚,由于要到下个周末才能再去代课,所以我就和我教的那个学生把这两天学的复习了一遍,又把下次要讲的内容说了一下。回到宿舍,就看到姐妹们都齐聚一室,一个都不少,真是稀奇。

“你终于回来了,我们等得都快睡着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等我干什么?”我有点纳闷。

“哎,今天怎么样,看清楚你昨天说的那个帅哥的真容没有?”

“你们就是等我说这个呀,我看你们可真是无聊的要命,还想听续集呀。”

“你快说吧,不然我们就使用武力了。”

“真的很抱歉各位花痴大小姐,令你们失望了,没看清楚。”

“不会吧,第二次了你都没看清楚?”

“他站在我后面让我怎么看,我背后又没有眼睛。不过我知道他也是咱们学校的,在S大学那站上的车。

 “那咱们以前怎么没见过?

 “估计是学长,住在北院,咱们在南院所以就没见过呗。

大家静了一会儿,但是马上就开始讨论,设计各种偶遇的机会和情景,真是富有想象力,把所有的浪漫小说、偶像剧情都搜索了一遍,真是会学习借鉴。总之呢,晚上的时间就在大家的激情讨论中飞快地过去了。

晚上,静静地躺在床上,我突然间想如果真的在校园里偶然遇见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在梦里,我站在了冬天阳光下,看着你走过来对我说:“在享受阳光?”……上大学后,我第一次梦见了你——佟风,你已经很久没有在我的梦里出现了,让我看见你在阳光下的暖暖的笑脸。

                            

                                             

以为大家经过一晚上的讨论后就会忘记这件事,可是我想错了。周一开始上课的时候,姐妹们总是睁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着每一个可能的当事人,在文科楼里,篮球场上甚至开始经常在北院的餐厅吃饭,以期真的可以遇见我口中的主人公,可是几天下来并没有没有结果,也是,就我口述的那一点外貌特征,想找见真的很难。于是,大家开始盼着周末的到来,希望我可以在公车上遇见那个人。

周末终于在大家的期盼中来了,大家建议我走上一站,在S大学站上车。所以那一天提前十分钟出门,横穿过大学,第一次这么早的走在北院的路上,不时地有晨练的人从身边穿过。北院比较古朴,一律的红白小楼房,还有很粗的树,我非常喜欢的一棵树的树干在差不多两米的地方就分开来,交错一下,相拥着向上生长,远远看去就像恋人那柔情似水的拥抱。我叫它“暖暖”。站在树下,深深地望着它那交错的枝干还有浓绿的树叶,有一种满满的温暖充斥在我的心头。就那样默默地看着那棵树,直到八点的钟声敲响,就又马上往公交车站走去。

一直到公交车来都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我有点失望。在车出站的时候,有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等等!师傅!还有人上车!”我赶忙喊。看到他上车,不由得高兴,不过还为刚刚的行为有点脸红,我平时可没有这么多嘴而大胆。终于可以看清楚他的样子了:头发根根直立,单眼皮,不过眼睛还是挺大的,直直的鼻梁,咬着下嘴唇,下巴削直。总之呢,很像漫画里的人物。

这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的第二个很漫画的男生,第一个就是你。

你站在我的教室门口,咬着下嘴唇,迟迟地才说有话要和我说。我笑着对你说好吧。你说完课在学校门口见好了,不见不散。然后看着你转过身就快步离开。我一直在想你想对我说什么,盼着时间走快一点。在校门口碰面后,我们就沿着泽河走,夏天的风温暖的吹着,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无声地慢慢地走。在拦截河水的粗粗的硬塑料管旁停了下来,你说:“敢从这塑料管上走到河对岸吗?”

“你走我就走。”

“真的?”

“嗯,你走我就走!”

你真的踩上塑料管,向对岸走去。我就赶紧跟上,离你有三四步远。水光潋滟,从脚下流过,温凉温凉的。在河中间,我们停了下来。转身,对着桥,你说:“你现在想说点什么吗?”

我把双手圈在嘴边,大声喊:“喂……佟风……佟风……”

然后,我就听见你的声音:“喂……夏小雪……夏小雪……夏小雪……”

然后,我们互相看了看,就笑了,大声地笑,放肆地笑……

桥上有人看着我们,大声地喊着什么,我根本听不见,只是看着你的笑脸在水光交错中朦胧而恍惚……

“喂……同学,到站了。”有人碰了我一下,我恍然惊醒过来,赶忙下车。“谢谢!”我回头对那个人说,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张微笑的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笑脸。“不用谢。”他笑着说。“谢谢!”“那好,再见!”他转身离开,背影慢慢消失在早晨匆匆的人流中。“再见……”我喃喃地说。

现在不知不觉我就会想起你,经常的想起你,想起我们一起做过的疯狂的事。突然很想大声地喊你的名字,只是希望在人潮汹涌的街口能看见你那熟悉的脸。


                                           

快要期末考了,所以就辞了家教,每天在宿舍、餐厅、教室来回奔波,大家都忙得快发疯了。第一场雪悄然而来,打破了我们忙碌的生活。我们四个满校园转,在自己喜欢的地方拍照留念。那棵我喜欢的树当然也在拍摄的范围之内了,通过镜头,看着在雪中暖暖相拥的样子,我眼前的一切慢慢变得模糊。

穿过文科楼的时候,我看了摄影协会主办的雪景照片展览,在那里我看见了我的那棵相拥着的树——“暖暖”,然后在那张照片的旁边我看到了摄影者的样子:躺在雪地上,眼睛闭着,微笑着,一个有着漫画一样的脸孔的男生……

你说你喜欢冬天,我说我也是;你说你喜欢冬天的雪,我说我喜欢冬天的阳光。那一年的雪是我见过的最最漂亮的雪。当你和朋友们在雪地里踢足球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阳光映照着雪地的操场,我看不清楚你在什么地方,人影恍惚。在晚自习后,我们好多人一起打雪仗,有月光清凉地照着热闹的操场,我们大家都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所有在操场上的人都在一起乱扔雪球。最后大家一起堆了个雪人,在操场的正中央,你说当我们大家都回去了雪人一个人会很孤单的,所以后来我们又继续堆了三个,四个雪人脸对脸,温暖的站在操场上……

我现在还是喜欢冬天,喜欢冬天的阳光,也喜欢冬天的雪。你在那个经常下雪的国度会不会想起那个晚上的手牵手的雪人……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