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小学作文>>

“ 每 丛 刺 上 都 有 花 ”的“ 好 地 方 ”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T3用户162
更新时间:2013-07-24

  一对孪生小姑娘走进玫瑰园,不多久,其中一个小姑娘跑回来对母亲说这里是个坏地方!另一个跑回来却说这里是个好地方!问及原因,前者说因为这里的每朵花下面都有刺,后者说因为这里的每丛刺上都有花。母亲听了,沉思起来……   读了这则故事,我也沉思起来:世间万物既有好的一面,又有坏的一面,关键在于你从哪个角度去看。我是一个语文教师,所以不禁由此想到了作文的批改。一直以来领导们都要求教师对学生的作文要“精批细改”,并且作为检查考核教师的指标之一。于是,老师们便成了玫瑰园中前一个小姑娘,学生的作文便成了“每朵花下面都有刺”的‘坏地方”。几十年如一日,老师们不遗余力干着修剪“刺”的工作。请看福建省松溪县实验小学黄义正老师在《作文评点报·小学版》写的《不该写了“皮”丢了“ 肉 ” 》,全 文 分 “ 病 文 举 例 ”“ 病 症 分 析 ”“ 治 疗 建 议 ”和“康 复 文 ”四 部 分 :   [病文举例]   那天,我因为贪吃油炸花生硌了牙,牙痛的老毛病又犯了。牙痛可真难受啊!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整天都捂着嘴“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奶奶看我痛得难受,到药店买了中药煎给我吃;妈妈见我痛得难受,便带我去医院;爸爸见我痛得难受,不但不同情我,还挖苦说:“油炸花生好香啊,再多吃点儿呀!把吃痛了的牙齿拔掉就是了!”我真 后 悔 ,不 该 吃 那 么 多 油 炸 花 生 !  黄义正老师分析说:这个片段选自习作《牙痛真难受》。从标题看,有事(牙痛) 、有 主 题(真难受) ,但 是 片 段 却没有集中写“牙痛’这件事,也没有围绕“真难受’来写。更多的是写牙痛之外的事(奶奶、妈妈、爸爸对“我’牙痛的态度),这些可以说是“牙痛真难受”的“皮毛”,没有反映出“我”牙痛的具体感受。   如此一分析,这短短一个片段便成了一朵“下面有刺”的玫瑰,是个“坏地方”,因此需要老师助其动大手术。他说“治疗本病例必须采用‘一删一补’法。所谓‘一删’,就是删去与事件、中心关系不大的‘皮毛’情节;所谓‘ 一 补 ’,就 是 补(具体写) 上‘肉’——‘我’牙痛的感受和表现,让‘真难受’这个主题丰满起来。”于是,便有下面的“ 康 复 文 ”:   那天,我因为贪吃油炸花生硌了牙,牙痛的老毛病又犯了。开始,只是上边的两颗大牙有点儿微痛,不敢用力咬硬东西。后来,痛得严重起来,右半边脸都要肿了。吃饭的时候,牙一碰到饭,就钻心地痛,痛得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到了晚上就更难受了,所有牙、脸、甚至整个头都在痛!躺在床上睡不着,爬起来也坐不住。我只好拉亮电灯,看墙壁上的画,想以此来冲淡难忍的疼痛。爸爸看了,不但不同情我,还挖苦说:“油炸花生好香啊,再多吃点儿呀!把吃痛了的牙齿拔掉就是了!”我真是痛得走投无路,眼泪都流 下来了。   一二百字的文字在“一删一补”的手术中几乎“面目全非”。学生看后该是怎样的心情,他岂不觉得自己的作文一无是处!一会儿“事件”,一会儿“主题”,一会儿“中心”,一会儿“皮毛”,一会儿“肉”……他岂不觉得作文要考虑和兼顾的太多,真的太难了!他享受不到写作的快乐 ,只 感 受 到 失 败 ,他 能 喜 欢 吗 ? 他 能 不 害 怕 吗 ? 所 以 ,他只 能 说 :“ 作 文 , 想 说 爱 你 不 容 易 ! ”   瞧,这实在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按照“分析”手术后的“康复文”实际上在误导学生。“康复文”与作者牙痛的事实相符吗?试问既然“肿了”“钻心痛’“站坐不是”,家人还能无动于衷吗?谁家的妈妈会忍心让子女疼得难以入眠而不闻不问?谁家的爸爸还会真的挖苦???(原文中爸爸的挖苦是为了促使“我”反省认错,而“康复文”给 人 的 感 觉 却 是 在 幸 灾 乐 祸 、冷 嘲 热 讽 、冷 眼 旁 观 。)这些与常理常情相符吗?只有这一种写法才能表现出“牙痛真难受”吗?这岂不成了“为作文而作文”了吗?难怪李白坚教授 说 :“一旦用成人的眼光去删改学生们的作品,特别还仿佛要修改得十分经典的模样,实际上却往往不能很好地传达学生原来要表达的意思,而是强加了我们通过他们词不达意的文字猜测的成人性的理解。久而久之,他们就会抛弃或者改换自己的思维方式来换取教师的欢心。这是最糟糕的事情,也是一些少年老成、四平八稳的文章不可爱的原因。”   由此观之,与其这样费力不讨好,何不换一个角度,以鼓励为主、表扬为主,不求全责备,按照《语文课程标准》提出的比较软化的作文评估来做。“不对学生的文章作明确的是非定夺,而是更多地采用疑问式、商量式、建议式的评估方法,对于学生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对于学生形成他们的写作个性和表述特色都有极大的帮助。”仍以上面的“病文举例”中的片段为例,倘若黄老师以玫瑰园中“后一个小姑娘”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片段,必然会觉得是“每丛刺都有花”的“好地方”。一是该片段具体明确、文从字顺地表述了小作者自己的意思——“难受”。二是对家里不同的人对我的态度的描写,既符合人物的年龄、性格特征,又让人觉得这个家庭很有趣,因此更觉真实亲切。学生若是看到这样的评价定会充满成功的喜悦,又怎会不愿写作文呢?恐怕到那时,不是老师“要他写”,而会是“他要写”“他愿写”“他乐写”。   一句话,作文批改态度应从过去的“每朵花下面都有 刺 ”的“ 坏 地 方 ”变 为“ 每 丛 刺 上 面 都 有 花 ”的“ 好 地方 ”。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0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