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高中作文>>记叙

远方的来信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赵晨伶
更新时间:2013-08-01

这个信箱似乎被废弃很久了。铁锈遍布了整个信箱,原来白色油漆的地方带着那深红色的铁锈翻起弯曲,向上翘起,露出里面深黄色的粗糙。

有些不敢用手去摸,因为似乎一碰它就会窸窸窣窣地全都解体。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信箱因为时间久远门边向外翘起,可以看见里面泛黄的信封。内心里突然涌起打开它的冲动,明明自己不是这样爱好偷窥的人。再回过神来,自己手里已经拿上了信箱里所有的东西,回到了家中。

东西实在有些杂乱,报纸、传单,还有信。从报纸的日期看,这应该是三年前的东西了。先把传单扔了,再把报纸放到了一旁,数了数,还有七封信。从封面上看,似乎是三个人的笔迹。有一封既没有邮票也未曾写住址,甚至都没有封口,若不是信的重量和明显的皱痕,它就像是一个空白的新信封。先打开了封口的信封,这样比较没有负罪感。

信封里有十几张明信片和一张白色的折成正方形的信纸。看了看那些明信片,是各地的风景,背面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爬满了黑色的方块字,而全是空白。有些好奇,我打开了那张信纸。

“你说要给你寄明信片,你知道我一告而别后注定是再也不见,但你仍是这样说了。我在流浪,去了很多很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一定会去当地的书店,买一张明信片。只是从来没有寄过。也许你知道原因,也许你不知道。

在离开的两年以后,我回来过这个地方。果然你上了大学之后离开了这里。于是,不会有人再收到我寄出的东西,那些没有署名的东西。

知道了这一点的我更加放心,把这几年收集的明信片联同这封信一起给你。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原来,做不到舍弃,原来,注定放不下。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受不了束缚,注定流浪。外人看着潇洒,其实孤独与苦酸。遇不上懂的人便是一辈子孤独。在最热闹的喧嚣里反而会有最深的形单影只。我们是同类,所以你会知道,我不会回来,甚至连明信片也不会有。因为,自由是天性,不会为了什么停留。

这会是最后一封了,你收不到的,我的信。

大约我也不知道,那份急切回家的心情,是因为有根,还是因为有你。

没有信,才符合你心中的我吧。所以,才在你走后,写下这些。”

突然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子产生了深深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会引起人这般的感慨。那也许是个像风一样的人吧,追求自由,无拘无束。心里忽生一种感慨,大概那种状态,是自己追求却无法做到的吧。毕竟,自己终究放不下一切去追随自由,那份心中的无限渴望,也许永远都无法做到了吧。

外面已是夕阳西下,血色的晚霞铺满了整个天际,诡异而妖艳的颜色,像罂粟一样美丽得让人心甘情愿沦陷。忽而一阵风吹过,树林里似乎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渐行渐远。如水波般层层荡开,终于变得什么也看不清了。

 

 

再次试图打开剩下的信已是三天后的事。总觉得私拆别人的信件是件很不道德的事。不过,自己都拿回来了,不拆又显得很奇怪。如此纠结了两三天,终究还是想通了。反正这些秘密在自己这里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就当是看个故事吧。

跳了封明黄色的信,上面的向日葵没有因为年份的累积而变得苍白。

“你是我,又不是我。”

信的反面写了一句奇怪的话,就像是周星驰无厘头的搞笑。我小心地撕开,里面是和信封配套的信纸。一面是明黄色的葵,一面是空白,奇怪的是,一般人都会在有线划着的地方写,而这封,却全写在空白那面。

划线那页只有一句话:

“我是你回不去的16岁,你是我到不了的17岁。”

于是恍然大悟,这信是自己给自己寄的。再去看空白处密密麻麻的字:

“我知道这封信我永远都看不到了。因为,等我回来,这里必定已经换了主人,或是被拆。但我还是动手写了这封信,也许正是因为谁都不会知道。

最近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们所谓的梦想到底有多少价值。打个比方说,如果自由与梦想冲突了,你会选什么;如果爱情与梦想冲突了,你会选什么;如果生存与梦想冲突了,你会选什么。

没有什么人会选梦想吧。毕竟它是虚的,不一定能实现的,也许永远都存在不了的东西。我们——这些功利的人——没有理由会选择它。那么,这样不堪一击的梦想有什么用呢?这样容易被我们舍弃,那么创造它的意义何在呢?

正是因为自己也做不到坚守,才不由自主地想问问以后的自己,你,有勇气去实现吗?16岁的我,只爱了自由,所有逃离,叛逆都是因为讨厌束缚。爱是变相的束缚,以爱为名,自以为感天动地无比关怀,实则把别人的爱当做自己的权利,有恃无恐,肆意挥霍,最后只有转身离开。

梦想用坚定的眼光告诉我只有忍受束缚才可以成就它。于是我犹豫了。

我不知道我所认定的自由是什么,这个词让太多人爱着,让太多人疑惑着。正如《肖申克的救赎》中布鲁克斯终获自由出了监狱最后却自杀一样。我们期望的可能不是自由,而仅仅是这种期望本身;我们追求的可能不是自由,而仅仅是追求自由这种假象。而最大的证明便是我们连自由的定义都下不出来。

你知道的,我的梦想。那么实在应该请教一下你,自由与梦想,如何抉择?”

良久的沉默,虽然知道信中的你并不是自己,可还是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有些话,真当令自己哑口无言。“把别人的爱当作自己的权利。”还有最关键的一词“梦想”。诚然自己并不知道她的梦想,但自己也曾决定好好坚持自己的梦想。但,那三个问句,自己的最后选择都不是梦想。那么如她所说,不堪一击的仿佛就不应该存在。

没有如她一般深恋过自由,却实在是向往着,如今看看,也只是一个连定义都下不出来的人罢了。无奈苦笑,这女子实在厉害,16岁便把也许一生深陷的陷阱找出来了。

不假思索地拿出和信笔迹一样的另一封信出来,利索地撕开,因为实在对她有着莫名的期待,仿佛她可以随时变出最美的星空一样。

信封是如大海的深蓝,信封的背面仍是有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我们做不到的,回去从前。”

信封未曾合紧,轻轻扯一下便开了,看邮戳似乎是查无此人退回来的。里面的信纸竟是也夜空下的大海,蓝与黑以奇特的比例混着,亮闪闪的星星在天上也在海里。这回她是用银色的荧光笔在天空和海水中涂写,整张纸充满了神秘而高贵的美感。

“有些话既然说出了便再也做不到收回,有些事发生了以后再也没办法当作未曾发生过。所有的事无论记不记得总会留下痕迹。以后的我注定不是现在的我。所以,从前成为从前的最大原因便是它永远无法回去

所以,我们无法回去的,从前。

其实一直不明白,我们这么纠结从前的意义何在?从时间和空间上来看,本来就永远都不可能回去的不是吗?把握以后远比追忆从前重要,那么这样渴望回去从前有什么意义呢?况且,回忆显得美好的原因不正是因为你特别想回去吗?那么,如果你特别期待以后,未来也会特别美好的吧。

如果你只想回去,那么我只能说,回不去。”

对了,我似乎在哪里看见过这个地址寄出来的信。它们,应该是连在一起的吧。果然我翻出来一个棕色的信封。咦,奇怪了,上面的日期还要在这封被退回的信之前,而且没有封口。不对,是被拆开的。这样说来,信主人大概是很爱惜这封信的,从她小心拆开的封口来看。不过,信又被丢弃在这里,不由好奇,信里写了什么。

信纸好像是包书的那种厚牛皮纸裁成了四方的小块,不用拿出来便可以看到里面的字,只有一行,却写得很大:

“我们还能回去吗,那美好的从前。”

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以她的性格,必然不喜欢深陷回忆。与其期待不可能发生的事,不如努力去追求以后的美好。所有的经历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印象最深的事烙印最深。所以,发生了的抹不去,从前便更是回不去了。

不得不说,我也喜欢回忆,恋着从前。因为所有的一切在自己刻意忽略一些美化一些以后,变得如同桃花源,无比期待却永不存在。回忆如同鸦片,会上瘾,会沦陷,会长醉。而她的信,像石块,砸破了长久以来的镜花水月。

原来,从前只能是从前。

小城的夜空少有星星,而今天却是个例外。也许是因为没有月亮的缘故吧,深深浅浅的光倾洒在整个天空,像荷花池里熙熙攘攘的荷叶,又有如谁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美丽的夜,黑得纯粹,亮得晶莹,明天会是个很好的晴天。 

暑假里学校要补课,在回到家已经是十天后。她的信被我藏在一个小铁盒里,放在床底下以图安心。十天使床下落满了灰尘,而盒子被我放在最角落,爬进爬出以后整个人就像在沙地里滚过一样。

好不容易从床底下钻出来,用餐巾纸擦了擦盒子上的灰,小心地拿出里面的几封还未拆开的信。还有三封,不同的封面,唯一相同的是都没有写上寄信人的名字和地址。比较了一下,先拆开了最厚的一封。里面竟然是几张照片和一封短信。之所以说是短信,因为它连那封用荧光笔写的信的一半长都没有。

“想不到自己还是有动手给你写信的一天。去了十几个地方,跳了拍得最好的照片给你。你想去的地方,都已留下我的脚印。

你还去过梧桐林吗?听说那里的梧桐开花了,你若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勿念勿回,我一切都很好。”

也许这和第一封信是一个人写的,字迹和风格都很像。不小心弄翻了几张照片,却发现照片的背面有字。字很漂亮,是那种带有轻快和灵动的字。可以说,字主人绝对不是个死板严肃的人。

第一张照片是日本浅草寺的许愿墙。周围是虚化的背景,唯有的实景是一张浅色的纸条。放在花花绿绿的便签里必然是最不显眼的那种。上面的话也简简单单:“惟愿岁月静好。”不知为何,心中会涌出一阵欣喜,并且坚定不移地认为这会是她最喜欢的祝福。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恬静的侧影,默然微笑,恍如最淡的水彩留下的水痕。

第二张是日本的早樱。奇怪的是他没有拍整棵樱花,而是拍了刚开了几朵的樱树。“樱花的花期只有7天,最盛的开始便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反面如是写道。大概他是认为繁华后面即是衰败才拍刚开花之景。因为看透繁华,才不忍拍得衰败。

第三张似乎是日出,地点看不清。忙翻到背面,果然有一句话:“沙漠的日落,也许会被认做日出。”突然觉得窘迫,自己确乎认成日出了,仔细看看果然还是有区别的,一个更好更气魄,一个只亮无色彰显希望。只是,回过神来的我在想,这句话似乎是在讲照片,却又好像在提醒什么。同样淡漠而有哲理的话,她一针见血,他含蓄而同样有力。

第四张是西藏,什么湖估计是猜不出了。黄、绿、蓝相间,从两山之间以静态存在。天蓝水澈,风景浑然一体,有最深的和谐。反面同样有一句话:“羊卓雍错,你分得清开端与结尾吗?”如同被什么震惊了一样,照片上的河流突然变成一个圆环,浑然天成,分不清开始与终结的地方。哪里都是开始,哪里也都是结束。我们以为的开始,在多久以前早已发生,我们以为的结束,又在哪里继续。

第五张是碧蓝色的大海,天与海一色,天带上些许浅色但没有云,海略深可以看到波光。蓝得异常漂亮,像最纯净的眼镜。反面出人意料的不是句意味深长的话,而是“看到青海湖,想到了你的眼睛。”不由得微笑,默念,转而又想,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会有这般清澈的眼睛。 

第六张是一条长长的隧道,两边满是涂鸦,几个穿着毕业长袍的学生在涂鸦前拍照流年。可以看出那是厦大的特色-----芙蓉隧道,几十米的涂鸦墙,画得很不错。“盛满了回忆却不痛苦,也许是因为它会忘记。”如此欢快的照片,连毕业生也是一脸笑意,而他却这样的写着,不由让人疑惑,是什么回忆让他如此揪心。

第七张是夜空。一轮弯月,几盏孤星,还有地上发光的石头,大约是涂了荧光粉,从远远的地方拍摄,几乎让人相信那是星星,如果不是先看了背面的话,“哪里才是现实与幻境的分界点。”仔细看可以发现石头发出的是绿光,而星星是银白色的。但谁又会想到月亮与星星会在地平线附近出现以至于可以拍出荧光石也与其共存的奇景呢?

最后一张是梧桐开花。正如他信里所说的那样,值得去看看。是极淡雅的景色。最后的话是“也许没法和你一起看梧桐开花了。”

感叹于拍照者技术的高超和观察的细致,更感慨于每张照片背后的话和风景下的深意。这么重要的信,收信人却没有收到,实在,唉。

不由得想从窗外找出点什么哲理性的话来,终究还是失败了。果然这些人的思维已经跳跃到哪个星球都不知道了。

夏天已到,空调送来凉风,窗帘也整日拉着。费力打开落满灰尘的棉布。却发现窗外是个极好的晴天。天很蓝,虽然比不上青海西藏,也算是浅得很有味道。蝉声穿过玻璃,却少有的没有让人觉得烦躁,也许,这就是他说的岁月静好吧。 

我留下两封信没有拆,也许是觉得这些信对于我来说容量太大,需要深思。但今天实在是心情烦躁,所以想看看她的信,使自己平静下来。她的话,不得不说,有种让人思考让人沉静的特质在里面。 

一封是淡绿色的,一封是邮局最普通的白色信封。

出于个人喜好,我先打开了那封淡绿色的信。

信纸是淡绿色的草地上有骑单车的声影,似乎是愉快的样子。

“夏日已至,一起出去玩吧!你应该没有给我寄过信吧?以你的性格。不过还是要告诉你,我搬家了,新地址是XX小区XX号。如果你还是愿意和我说说话的话,就往这里寄吧。而且,你还欠我一个理由是不是?

如果同意,一起去骑单车的话,下周六之前回我的信。”

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查无此人”吧。突然觉得好笑。“查无此人”搬家,而信主人也离开,大概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永远的了。不知他问的理由是指什么,不过,那封信里应该讲清楚了。要不要给他寄出去呢,不过,两年了,还有人会为了个理由等待至今吗?

摇摇头,拿出最后一封信,信纸是最普通的A4纸。

“有些东西我似乎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有些东西真的是无法强求,比如你的信。我要去上大学了。所以,也许永远都不会找到彼此了。

平行线至少可以一直维持某个距离,而相交的直线只会越走越远。我似乎明白了你所说的“舍不得”-------有些人你不舍得用男女之情让关系变质,因为有些人你认定他是你一辈子的在你身边的人,不舍得 分手之后形同陌路------原来如此。

朋友在你的眼里,也许比什么都重要。

做不回朋友了吧,那只能用时间抚平一切了。”

应该是同一个人吧,和前面那封。忽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没有了解所有的过往,也算是窥得冰山一角。我不想把所有东西私藏,想把所有秘密还给那个信箱。我骑上单车来到那座房子之前。信箱破旧得更加厉害,在我撬开了它之后。我封上了所有的信,并写了封信给她,告诉她这个故事并道歉,还写了自己对她的艳羡和赞美。信的故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一年后,破旧的信箱来了新访客,女子披肩发 ,一直笑着,仿佛没有什么使她沮丧,男子如林立,清秀挺拔。她伸手用钥匙想开信箱,却发现信箱门已经完全不需钥匙了。拿出里面的八封信,挑着眉,看边上这个人,说:“最厚的两封都是你寄的吧?”尴尬地笑笑,仿佛被揭穿的孩子,他说:“是的。”

蓦然看去,偷拿信的女孩和现在的女子,竟有八分相似。

大约是巧合吧!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156
上一篇: 不见长安 下一篇: 如法炮制
全部评论(4)
远方的来信 赵晨伶 高中一等奖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
》》》》
剧情 是笑 是哭》》》
最多500个字
anderson
...
最多500个字
王逸群
写得真好
最多500个字
本文作者
  • 昵称:超级管理员

    个性签名:

  • 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