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高中作文>>散文

读书开始丧失了快乐?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徐则臣
更新时间:2013-08-23

书多了未必是件好玩的事,现在我常常要对着满架的书发愁。不仅架子满了,桌子上也堆满了,头从书桌上抬起,别人才可以看见我的脑袋。高高堆起的书摇摇欲坠,甚至让我在抬头的一瞬间发晕。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书?什么时候我又能看得了这么多书?没书的日子里眼巴巴地想书,想要的都来了,两眼却开始发直了。从什么时候起,读书开始丧失了快乐?那些书籍短缺的岁月,我的阅读不是这样,那时候还小,却快乐得一塌糊涂。 我的文学启蒙很迟,小时候家里的书少,除了学校发的课本,平常阅读最多的主要是《半月谈》和《中国老年》,都是我祖父订阅的。现在想来,这对一个孩子是多么不合适,但当时我还是得到了莫大的快乐。像点样儿的儿童阅读,只能是课本。那些课文大多忘记了,剩下的,因为各种原因才被记住,比如安徒生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 事实上我是用耳朵阅读的这个童话。上小学时,学校开联欢会,一个恒定不变的节目就是朗诵《卖火柴的小女孩》。朗诵的是一个姓李的男老师,大家都说他的普通话好。那时候身边没人说普通话,老师上课用的也是方言,听到有人当面说普通话,我的脸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变红。同学们说,李老师要朗诵了,我们就把腰杆挺直了,心里有点慌。李老师用的果然是普通话,现在我已想不起他当时是否字正腔圆,只觉得和平常说话完全不一样。李老师情深不能自持,朗诵时转过身,他被卖火柴的小女孩感动了,满眼的泪光。老师都感动了,我们自然不在话下,一个个钻进故事里出不来,都眼泪汪汪的,脆弱的女生哭出了声。李老师的朗诵把校长也感动得直鼓掌,校长说,李老师的朗诵要作为联欢会的保留节目,每年都上,让大家接受教育。的 确 如 此 ,每 年 我 都能 听 到 这个 朗 诵,每 年 都眼泪汪汪,它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文学的力量。对我来说,李老师因为《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安徒生一样不朽。 我的小学时代有点混沌,对童话这种文体十分不明白,只是觉得好玩。五年级时,班上疯传一本丢了封面的书,讲的是一个名叫小灵通的怪小孩在2000年到处都遇到好玩的事。大家看了都说好,抢着看。拥有这本书的同学因此很拽,不屑地俯视我们。要看此书者,必须不遗余力地巴结他。本来我是不喜欢巴结别人的,对传来传去的小书也不以为然,不就一本书么,又不是天书。没想到此书比天书还好看。我在课间顺便瞅了几眼,一眼就上了瘾。小灵通竟然能开着飞机似的东西到处跑,还跑到海边看轮船。这些都是我做梦才敢想的东西。我歪着头一直看到上课。一节课心 神不宁,想看,想得身上 发痒。我得巴结那个同学了。放学后我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一起回家吧。”事实上我和他根本不是一条路。但我陪着他,实际就是送人家回家。他要进家门了,我红着脸提出了借书的要求。他的脸立马仰起来,俯视我,当然,最后总算借给我了。现在书里的具体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就记得好看,一路看 到 家 。我 的 勤 奋 让 母 亲 狠 狠 地 吃 了 一 惊 :“ 走 路都 看 书,这 孩子 变了。”我 看了 两 遍 ,从 没 看 过 这么好玩的书。因为这本书,我看着那个同学的凉鞋都顺眼,穿到脚上后发现,不过尔尔。这本书就是《小灵通漫游未来》,叶永烈先生著。我跟很多小孩推荐过,看看小灵通吧,推荐的时候,完全忘了现在已经过了书中所说的2000年。 《快乐王子》是王尔德的,前些时候买了他的全集,又翻到了这个小童话。多年后再读,终于看到了快乐王子眼中的贫穷、苦难和爱。多年前还小,直觉 得 浮 想联 翩,要是能 成 为一只燕子,应该是一件不错的事。虽然眼睛小,看的却比人宽广,世界的一角被一只燕子掀起来,露出了真相。快乐王子也不错,站得高看得远,披金挂银,眼睛都是 宝石 玛瑙,阳光 一照,除了光,还是光。可惜 最后倒塌了,燕子也死了,伤心。现在的伤心却完全不同了,不再是一个东西消失的伤心,是王尔德的伤心。 《少年文艺》是初中时接触到的,在学校难得开一次门的阅览室里。整个初中三年我只进去过两次,进去就看到了这本杂志,上海的。南京的大开本《少年文艺》是高中见到的,也是在阅览室里,那时候阅览室开放的频率高了,连着上海的《少年文艺》一起看。难得的两次阅读使我对这本杂志念念不忘。念了高中后,我把能找到的《少年文艺》都看了。然后开始想写东西,一篇小诗,还有散文什么的,尤其是小说。高二写第一篇小说前,我把《少年文艺》里的小说又找出来看了一遍,以便找到榜样和信心。做了好几 年《少 年文艺》的读 者,念 大学时的一篇文章终于在南京的《少年文艺》上发表,总觉得算是了了心愿,至于什么时候萌生的这心愿,完全不记得了。 很多人问过我,现在写小说是不是因为小时候启蒙工作做得好,完全不是,正儿八经的儿童读物我多半是后来弥补上的。比如郑渊洁童话,我高二才开始读,真是疯狂地喜欢。家里给的生活费省下来,每期必买,同时逐期往前买,把过期的郑渊洁《童话大王》一本本收集起来。高二高三两年,积累了一摞(不包括被数学老师收缴的那些)。我偏科很严重,从高中就开始不喜欢数学,上课就走神,看了郑渊洁《童话大王》以后更走神。高二的数学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教师,喜欢点学号末尾是6的学生回答问题。我是36号,几乎每节课都要遭殃。我喜欢在数学课上看《童话大王》,她提问我总是听不见,完全被童话迷住了。她就生气,一气就没收我的《童话大王》。收了我也不敢要,如果她老人家现在还常常想当年,一定会在记忆的某处发现《童话大王》,这些杂志是一个不听话的学生上课走神的罪证。 去年的某一天,我在书店里瞎逛,先后碰到了两个孩子问售货员同一本书——曹文轩先生的《草房子》。我觉得他们很幸福,这么小就能看到《草房子》这样优秀的儿童小说。这个小说的好,在中国当代文学里已是不争的事实,它的纯净和美,越来越 让 变 质 的 成 人 世 界 汗 颜 。“ 感 动 孩 子 们 的 ,应 是道义的力量、情感的力量、智慧的力量和美的力量,而这一切是永在的。”(曹文轩先生语)事实上,感动的不仅是孩子。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读了这本小说,它让我对过去的很多认识产生了怀疑。我看到了过去所坚持的、所欣赏的,竟有那么多的问题,它们不同程度地远离了质朴、纯美、清静和安宁;我以为那些有力量的,其实是虚弱的,我以为的所得,其实是错过和失去。古人说“澡雪精神”,大约就是这样。 每个人都不是一下子长大的,都有着漫长的年少时光。当然,如果其间的阅读是快乐的,年少的时光就不会太漫长,它会变短,像青蛙的三级跳,从一本快乐的书跳到另一本好玩的书,跳到又一本美好的书,三跳两跳就到了现在。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0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