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初中作文>>记叙

人为何总是在仰望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陈子贤 _ 江苏省泰兴中学玉韫文学社
更新时间:2013-08-23

鼓楼路,算不上高的楼。玻璃,有深重颜色的,还有金 属质感的窗。冬日却燥热得难耐。是我在仰望,这座所谓的在开放发展中的城市。我在记忆里努力地搜寻着曾经看到的景象,却猛然发现,曾经的早已逝去,无影无 踪。错杂的建筑,喧闹的汽笛,都散发着盛气凌人的气息。这是我看到的,没有风格可言,只有莫名的华丽在眼花缭乱着,俗不可耐。我抬头看,如斯,令人疲倦的繁华,这大概就是有些人毕生都在追逐或是幻想的东西——当然,更多的人只是在幻想。我不知道这种仰望是不是对遥不可及的信仰的敷衍。扫地的老人低垂着头,鸭舌帽攒聚出一片小黑夜,只有干裂的嘴唇还在蠕动着咒骂着。阳光把周遭的尘土幻化成 硝烟 弥 漫的战 场,原 本蓝得过分的天 空被毁得很是讲究。仰望的人继续仰望,他们并不在乎天空的成色,似乎只要保持这个流鼻血时抬头的姿势,望到的就是天堂。低头的老人毫无表情地吐了一口浓痰,留下一个背影。仰望,这是个很微妙的动作。仰起头来,鼻孔朝上,目光向着更高一处,遥远地,伸出手来,摸 不到什么。这个动作赋予了人们无比的优越 感,同时也麻痹了卑微 和现实。人 最强 大的自信来自于感官,心灵是最荏弱的地方,而现实却是伪装着华丽钻石的匕首。有人是在看着别人来活,有人是在比着别人来活。这两种人并不可恶,而让人觉得可怜。看者,是指仰望,我看到数不清的人在仰望城市的繁华,然后告诉自己这是终生不可企及的东西,再黯然地把头低下;比者,是指那种拿别人的小砖房和自己物业费能顶别人几个月工资的高层公寓相较,然后露出鄙夷神色的势利小人。他们嘲笑别人的低下,故作仰望,来 换 取自己 虚 荣心的些 许 满足。 我想到安妮的旅行笔记里所描写的湄公河的农村,是南方的小镇。阳光下被照射得炽热的玉米田,有肥硕的大叶的热带作物、河水里嬉戏的孩子,还有隔山而建的小茅草屋。隔着山丘,看不见彼此,但他们饮着同一条河的水,傍晚时看到袅袅的炊烟,彼此欣慰地微笑。贫穷不是一种该被人用来蔑视的东西,贫穷也不该理所当然地仰望别人。 也许你看过CT片子,在那上面我们不看人的衣 着 和 五官 搭 配 是 否 漂 亮 ,只 看 每 一 个人 都 有 的相同的东西,那样真切得可以撼动人心。就好比判断人生得是否标致,不是看是否浓妆淡抹、刘海遮掩一样。 仰望有时是一种脆弱无能的表现,恐惧和无助怂恿着人去寄托那些盲目的渴求,去喟叹生命的多舛。他们学习电视剧里的桥段,竟以为自己的拙勇能有莫名的观众为之感动流泪,可现实告诉他们没有人愿意买单。我又想到了一位亲友。对于死亡的年龄层来说,她还很年轻,丈夫知道她活不了多久,早早地托人买了墓地,她走得很安详。刚开始,我总认为这是一种对生命的懈怠,不敢苟同。可渐渐地,经历了物是人非,我想这是一种理智的选择。生活总是要继续,这种感觉平凡得淡然,却渗透着难得的释然和韵味。夜晚的灯火是这个城市的尤物,它曼妙地缠绕着仰望者,辉煌得让人窒息。有个人逃离出了这阑珊的作祟,黑暗吃掉了他的五脏六腑,吃掉了痛觉。起初他还能隐约听到那种微妙轻悄的咀嚼声,后来连听觉也被吃掉了。此刻他的灵魂是宴席上最后才端上的汤,只能静候在一边见证这一切的饕餮。他闭上眼睛,用眼前的黑暗把自己更彻底地溶解在黑 暗中,抬 起 头,仰 望着。没有人能 看见他的姿态,这也正是他敢仰望的资本。 或许昨天的黄昏,我仰起头的时候,也在期许着什么,只不过瞬间便被冲散得支离破碎。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0
上一篇: 老酒街 下一篇: 我心飞翔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