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高中作文>高中二年级>散文

雕刻时光

来源:新作文原创 文章作者:冯星宇 太原十二中1005 班
更新时间:2013-11-18

(这些话,像侠客高人手中的剑锋,准确、无声的吻上了我们的脖颈,吻上了我们批判和痛恨的时代病灶,可当我们感觉到的时候,一切都已成定局。)


散文家张晓风曾说“我自己一向是大惊小怪的。我是禁不得星之灿烂与花之暖香的人,我是来自城市的狂乱执迷之人。我没有办法处美不惊。”

好一个“城市的狂乱执迷之人”。我没有资格说城市的时钟是怎样被调快的,从我出生以后她就是这样,我和这个时代同龄,经历着青春期疯狂的成长,可她总是嫌自己长得不够快,于是她就这样不断地奔跑、奔跑,她在风中快速地生长,快到我早已跟不上她的脚步,只能在身后看着她渐行渐远。城市呼啸而过时带起一片烟尘,呛得我咳出泪来,在17岁那一年,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相信,万事万物都是有灵性的,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东西轻易的就拨动了你的心弦,荷塘月色于朱自清,珍珠鸟于冯骥才,地坛于史铁生,我想,他们当时一定也有种既惊又喜的感觉,心中万千不驯服的情感面对它时突然就变得熨贴起来,像是母亲为小女儿裁剪的新衣,每个针脚都那么细密合身。这感觉正如我初见这四个字——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

多么美的四个字,像夜色中月光石散发出的细腻柔和的光;又像有一股香气,远远地飘向你。那香气隔着的时间太久远,你都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味道了。这味道似乎很陌生,但你又觉得很熟悉,在这样的朦胧躁动中你的心突突的跳着。到底是什么?你不知道,于是你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嗅。你觉得所有与嗅觉有关的细胞都紧张起来了,它们拥挤着要接触那不知名的味道。似乎有淡淡的青草香,带着舒缓的基调,远离紧张的日程安排,没有桌前的记事本、手机上的备忘录以及角落里的便利贴,在氤氲的香气中,在时间的晨暮间,心都静了。

我曾在脑海中无数次勾勒可以称得上“静好”的生活:

老房子里,立样式厚重的檀香木立柜。笑容温婉的女子坐在小轩窗边,淡妆敷面,轻挽云鬓。清风逗弄着耳畔的碎发,手边书卷的纸页已微微发黄,浸着满满的时间的气息。浅金色的日光从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进屋内,被空气中跳跃的纤尘所聚集,形成粗粗细细的光柱。蔚蓝色的天空,静流的云层隐匿飞鸟的踪迹。空气中弥漫着檀香木淡淡的味道,沉稳磊落让人安心。

那样安闲恬淡的岁月,那样波澜不惊的人生。日子像水一样慢慢流淌过去,时光静好,安谥如婉转流淌的诗歌。

这样的场景,想着想着,就脱离了现实,跑到古代。在那些飞檐亭角高冠博带的世界中,一位妙龄少女握着团扇低头微笑,团扇上开着的白玉兰还挂着晨起的露珠,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那样轻易的就刺痛了你的心房。

在钢筋水泥灌筑的现代化城市,在生活的流水线上,你想到自己如同陀螺般高速运转,偶尔片刻的休息,所带来的多半是惆怅和更加无奈的感叹。有多少人新年许下的愿望是同家人一起旅行,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宁静美好的时光。只是年年愿望年年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看着跨越千年的阳光依旧,你会不会心生“物是人非”的感叹?会不会有轻吟一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冲动?会不会羡慕曾经,羡慕那回不去的当初?

岁月静好,对于你来说,奢侈得就像沙漠中的水源。

我献上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微笑。你却嘲讽的嘘气,小孩子,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无可奈何,什么叫徒劳无功,什么叫心力憔悴么。

面对你的盛气凌人,我只能低着头沉默。在兵荒马乱的备考阶段,每天左手定则右手定则的判断复合场,中和瓶瓶罐罐五颜六色的试剂。一套套的练习卷验收卷冲刺卷,不管你有多恨几何、函数,你都不得不去计算,不,是机械重复。如同看到一道题,脑子里就会出现固定的解题步骤,只是结果不一定就是对的。曾经最散漫的语文课,都已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老师说,你们理科生真悲哀,除了做题,就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懂不懂喝杯茶享受生活。而称得上是回应的,只有沉默。

这些话,像侠客高人手中的剑锋,准确、无声的吻上了我们的脖颈,吻上了我们批判和痛恨的时代病灶,可当我们感觉到的时候,一切都已成定局。

人的味觉有时候会很挑剔,就像那天晚上我面对化学无机推断中的5种黄色物质,突然想起了黄黄的大鸭梨。超市就在街口,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路边跳跃的彩灯发出的光被过往的车辆连成一条弧线。超市被装点得很敞亮,显露出鼓鼓的膨胀感。我选了一些颜色不错的梨往袋子里装,却看到旁边的女孩子要把梨捧在手里细细地闻。她的眼睛闭着,朝着梨子的方向轻轻地吸气,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有时候,她的嘴角弯弯的,有时候,她的眉头会皱一下。超市里很吵,她却一副完全不受干扰的样子。直到她选好了满满一袋的梨,她才像一位虔诚地朝圣者一般,结束了这种特别的挑选方式,很开心的笑了。我好奇的凑过去问她:“姐姐,梨要这样挑么?”说着,我做了一个嗅闻的动做。她的笑声很清脆,“不用呀,颜色黄一点就好了。”“那你为什么要闻它呢?”“因为很好闻呀,我喜欢梨的香味,大自然清新宁静的香气。”我也拿着梨子轻轻地嗅,清清甜甜的,仿佛真的到达了一片宁静的圣地。

前些日子,在车棚碰见高一在一个班的同学,他跟我说文科的压力也很大呀,要记得东西太多了,他脑子慢又不愿意下功夫,父母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终于同意让他捡起荒废多年的美术。

“学不过你们,我还是很有艺术天赋的。”他嘿嘿的笑着,“以后,走的就不是一条路了。下个月就要离开,去专门的集训场地,昏天黑地的画几个月”

听得出,他的声音有些无奈和叹惋。我尽量扯出好看的笑容给他看,“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以后就是艺术家了。”

他夸张的大笑起来。“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幅画么,莫奈的《打阳伞的女人》其实美术书上就有,你肯定没翻过。”

“哦。”我的心“突”地一跳,是么?有么?

“我知道你很辛苦,坚持不住的时候就看看,掉到海里的人看到木板不是都会燃起求生的欲望么?也不知道我当时跟你说了那么多,你还记得几句。”他像是抱怨似的,说完才发现有点失态,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们在校门口很正式的再见,融入不同的拥挤人群。

新一轮的综合复习又开始了,知识点还是有疏漏,每每讲到函数都像听天书一样,老师却不肯放慢一分一秒,真不知道自己这样怎么上考场。回到家翻箱倒柜的找原来的参考书,无意中翻出了美术课本。

“坚持不住的时候就看看。”

多有诱惑力的一句话呀,我将信将疑的翻到扉页。“……莫奈……恩,打阳伞……68页……”

看到画作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舒缓的涣散流芳,像是掩藏已久的惊喜,一种清新扑面而来。他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重重的回音。

——“嗯、应该是一个晴天的早上,母子在草地上散步。”

——“蓝、绿、棕等自然色彩给人一种宁静舒适的感觉。”

——“我喜欢这种蓝绿搭配的大自然的颜色,画面的光影效果总能给人一种清新透亮的感觉。”

——“捕捉光影和画中瞬间印象感觉,很多人都说画面中女人的表情被淡化了,好像真的看不到表情呢”

禁锢在画作上的场景,呼吸般明明灭灭的吹拂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被触动的神经末梢带着惊喜,有一种痒痒的触感,宁静美好的生活就这样呈现在我的面前,比我想象的每一幅画面都要真实具体,充满血肉。那天嗅闻梨子的场景忽然又一次出现。其实,静好的从来都不是生活,不是物质,不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我们向往乡村的稻香蛙鸣,向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生活,向往捧山为钵裁水为衣的清闲自适。可是,只要一个自来水闭路线就可以让这些爱意溃不成军。作为城市的狂乱执迷之人,我们舍不得那些简单实用的、城市提供的便利。亲爱的你,亲爱的在寻找静好生活的你,不用苦恼,大可不用到乡下去,要知道,静好,装点着你的心,心情是静的,即时身居闹市,依然随时可以为自己奉上一方净土,正如面对一颗颗梨子时的那个女孩。

时间带着浓稠的质感从纸面里缓缓的流出来,像棉被一样温柔地裹住了我。五月,丁香花幽幽地开着,和风不醺,香气弥漫在整个午后。阳光在我的脸上温柔的停留,躁动的内心在这样的光影变幻中渐渐平静,在现实的奔跑中好累,曾今失去的温存如今将以倒叙的形式重回我的怀抱。

岁月静好,安谧如婉转流淌的诗歌。

谁说看不到表情,她分明在对我微笑。


新作文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投稿 赞一下170
上一篇: 下一篇: 拜年
全部评论(2)
小新
写的真的好好哦!求加好友!求关注!希望你加油,我给你赞一下!
最多500个字
祭司
写得很棒!很好很好很好
最多500个字
本文作者
用新作文手机客户端轻松一扫,精彩作文立刻呈现
最新活动
我的成长状态收起
用户昵称 最小化

杂志铺 后台登录

版权所有 © 2013 新作文杂志社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 邮编:030001
电话:0351-4195579 4193845 4168314
备案/许可证编号: 晋ICP备15003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