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呐?”奶奶在电话的那一头等待我的回答。我的父亲一直很努力地打拼事业,背井离乡来到上海;我一直在努力学习,上这个补课班,那个补课班。我们一直没空回老家看看。

我们一直在努力做着自认为重要的事,但我们似乎都犯了一个错,我们忘记了身后人期盼的眼神,那才是更重要的,那是无形的爱。

记忆中,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在职场碰了壁,带我们回去散心。那个破旧的发出声响的红木门也已经一片片掉下了红漆。木门“吱呀”一响,我就知道奶奶回来了,手里必然还拿着一串我最爱的冰糖葫芦。爷爷会带我去浅河摸小蟹,若是小桶都满了,我会高兴得跳起来,一路哼着快乐的曲子回家。

然而,这样惬意的日子没过多久,一个电话就把我们一家子又叫回上海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临行前,奶奶抚摸着我的头说:“你们走了,这家就空了。”那时的我只是嘻嘻笑着。并未体会到她内心的伤感。母亲后来对我说,那是为人母才会有的体悟。

后来,父亲的事业干得有声有色,小房子变成大房子,自行车变成汽车。他也会定期寄很多钱给奶奶,但从不回去看看。再后来,我也见不到早出晚归的他,偶尔作业做到半夜时,才能听到他轻微的开门声。

一眨眼,我十八岁了。为了往后发展和专业选择,我决定北上。志愿上一行行北方的大学校名,在众多守家待地的志愿中显得格外瞩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