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一帆·广东省东莞外国语学校

四川,理塘寺,一个神秘的地方。那浑厚久远的钟声,一下让我仿佛坠入混沌的世界里。

传说

六世达赖,曾“借白鹤之翅,到理塘寺转转便回”,诗一般预示了七世达赖的降临。

伴着思绪飘荡,我不知不觉跨 过 第一道门槛。“唵、嘛、呢、叭、咪、吽——”那是佛音,六字 箴言!

念音漫绕耳,檀香徐拂面。一副副眼眉低垂、虔诚絮语的面孔,让我不觉也肃穆了许多。我向是不迷信的,却也禁不住变得虔诚了起来。

定睛

寺墙上是巨大连绵的壁画:七彩的丹霞通过细密的笔触,一朵朵,一片片,仿佛都灌注了僧之魂,佛之念,它就那么日复一日地伏在壁上诵无声的经。世人都说,这些沉寂的色彩是由宝石磨粉制成,价值连城。这究竟是怎样虔诚的信仰,才值得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探疑

信仰,原本对我而言,是概念模糊的。可我怎么突然就想到此词?信仰是为物质的追求,还是自我心灵的救赎?若为前者,倒是令我觉得发笑,俗不可耐而已。若为后者,信仰者的诉求想必是难以达到的,难道当真可以通过如此便实现了吗?既如此,那芸芸众生还那么努力地生活又是为了什么?

抱着疑问,我往寺深处走。身边台子上摆满了三面佛像,其下压着香资,这些佛像,则为纪念捐资人所奉。几百上千尊佛,坐在昏暗的光下,真是庞大的规模,不知僧侣们专心念经之时是否被佛眼盯得压迫?

香与念,像与画,在我心中构成一个假想国,与外界彻底隔膜。我试图回想外界对这儿的评价:一个词,信仰。弯弯绕绕,没有关于信仰的答案。信仰者的世界,是否与我们不同?

苦思冥想,终于走到了众僧面前的大佛前。

忽感

巨大的神明,渺小的我们。寺庙很大,被一股撞钟声震撼得愈加神圣而肃穆。那一刻,站在大佛前,我竟发恐,双掌合十,慢慢退走。信仰,岂容我等俗人质疑?

众僧平平凡凡,穿着长袍,世俗贩卖的鞋子褪在角落,格格不入。假想的国度,果然还是脱不开俗世。

“唵、嘛、呢、叭、咪、吽——”

梵音漫漫,盈耳绕梁。理塘寺,说神秘,又仿佛不神秘。

顿悟

出了寺,脑中朦胧,我便是在这是与非之中飘忽不定。雨果曾说:“信仰,是人们必须的。”信仰,也有普通的一面。可是,信仰之所以为信仰,必有其高贵之处。目标,信念,也许异于信仰,却似乎更值得拥有。宗教信仰令人迷惘,真假难辨。而我何苦要去纠结这份是非?

亦真亦假,信则有,不信则无。懂了宗教,也可能懂不了信教者。所以,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就任那神神秘秘,任那真真假假吧。

我望了理塘寺最后一眼,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也不失为一种放过。心中有目标与信念,终究能令人生而有望;而信仰,管它是真亦假,且当作是一番自我安慰罢了。

(指导老师:叶丹丹)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