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黄石市第三中学204班  陈雯轩

一只金毛犬的平均寿命只有十年,所以说,我的一生都留在了那个80平米的居室里。

我不过半岁便被送往奶奶家,九个四季的更替,我陪奶奶一起变老。她一直愿意,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替我套上项圈,悠哉地出门,看着光束与湖面摩擦出的粼粼光斑。

不过突然有天,我站在窗前盯着只剩红色灯笼孤芳自赏的街道,照旧静待奶奶洗漱。她习惯性地走到鞋柜旁拾起我的项圈替我套上,换了鞋准备出门。可当她的手搭在门把那后,却迟迟不打开,到最后松开。叹了口气,换回拖鞋,解开项圈,独自走回屋内。

我寻思着或许奶奶老了走不动了,那我就不麻烦她自己去约会光斑。熟练地开了门欲要出去,却瞥到,年迈的奶奶竟是跑向我的。我仰着头有些紧张地看着她扶着墙弯着腰大口喘气,说实话,我脖子都酸了,她还没缓过来。她用拐杖把我打进屋,猛地关上门,荡起门的悲鸣。

那天奶奶一直在打电话,老人机里传出的机械女声的忙音扰得奶奶不住的叹息。我挪到她脚边趴下,她蹲下来揉了揉我的脑袋,很郑重其事地说:“老金毛啊,你别怪我,现在外面有好多妖怪,吃人的!叫‘新冠病毒’!昨天晚上居委会的刘大爷就警告了不能出门,因为我们要藏起来,就不能去湖边溜达咯。”她顿了顿,泄了气“不知道你爸爸他们有没有躲得好好的……”

“嗒!”奶奶的悲伤一滴滴落到我的脑袋上,湿了我的枯黄毛发。

我一直觉得奶奶是还相信童话的天使,而我是守护她天真的骑士。现在我的天使哭了,骑士却只能接住他的眼泪。

在被妖怪围绕的日子里,奶奶常会把我安排在阳台上与她并肩欣赏橙色的日落,她偶尔会揉揉我的头,向我述说对爸爸他们的思念,也会唠叨些过往、风景、天气,以及很远的地方被妖怪伤害的人的数量。而我,会在她看电视时转进她的怀里,吃饭时用尾巴环住她的脚腕,睡觉时会把窝挪到她的床边,以让她知道,有只老金毛会陪着她。

一晃就是四个月后,快要被遗忘的门,意外的开了。我听见奶奶唤了我一声,可我没有力气跑过去了。当意识到打破规律的是没被妖怪伤害的爸爸他们后,我察觉到奶奶先是愣了愣,顿时红了眼眶,有泪珠争着跑出来。奶奶的幸福在亲吻地板后绽放出细小的花,晶莹剔透。

人类心中的萤火虫在眼泪中灭亡,也在眼泪中重生。

我趴在地上看着许久没有大笑奶奶脸上洋溢着的喜悦,欣慰而踏实,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他们围在一起相拥,咧着嘴,流着泪,欢笑充斥整间屋子,快乐地像天使。屋外的夕阳正好,纵使转瞬即逝,可想想也不必可惜,说不定明天的会更好看呢。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