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171中学高二(8)班   王辛夷

当我们班的三个数学课代表站在全校语文学科竞赛的领奖台上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我知道掌声最热烈的角落——本班同学的掌声里既有胜利的喜悦,也有一些调侃。

我很长时间都没搞明白的是我们的数学老师拥有怎样的一双慧眼,能在开学之初就把我们三个语文最好的学生选为她的数学课代表,而我们的数学成绩其实都差得一塌糊涂。

差到什么程度?极不稳定且有时需要倒数排名的数学成绩常常让数学老师拎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在我们仨身上逡巡,一副要把我们打回小学回炉再造的表情。

记得初中一年级的新年联欢晚会上,教语文的老班让我们三个数学课代表站在记分台前给参加小游戏的同学计算总分。19+27,我们三个人给出了三个完全不同的错误答案,倒是坐在旁边的语文课代表大声喊出了46,这引得全场一阵哄堂大笑,几个女生甚至笑得抱在了一起,喊着揉揉。

知耻而后勇,我们三个数学课代表互帮互学,一心要把数学成绩提上去,但很长的时间内都收效甚微。为了不让数学老师先判到我们的作业而弄得心头火起使大家遭殃,我们仨在送作业的时候曾不约而同地把我们仨的作业插到最底下,这反倒让越判越心凉的数学老师无比绝望而大为光火,常常抱着作业满脸怒容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搞得全班都噤若寒蝉。

战战兢兢中,我们仨的数学成绩慢慢爬升,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也能答出个八九不离十,被抽到讲台上演题而挂在讲台的情况也越来越少,连“数学课代表”这个词的讽刺意味也渐渐淡去,然后渐渐地名副其实,连续几次考试我们仨的数学成绩都已经爬到了全班前十名之内。

一个班有三个数学课代表本就有些夸张,但对于实验班来说,什么样的安排都不容置疑,因为“实验”可以包容一切。一开始我们仨是有分工的,佳佳负责记录每天老师留的作业并在微信群中发送给同学们;安安负责按时收发作业;我负责其它杂项,如记录周测、月考、期中和期末的考试成绩,上传下达老师的旨意和同学们的建议。这样的分工便于明确责任,彼此切割。

但慢慢地,我们的分工就变得模糊了,这不仅仅是因为一旦哪一块儿的工作没做好,老师完全不按我们的分工来惩戒,而是三个都罚。一开始陪人受过会觉得委屈,但慢慢地我们就体会出了其中的好处,三个人罚站要比一个人罚站好受得多,偶尔可以彼此交换一下眼神,甚至嘁嘁地乐出声来。而且患难见真情,我们仨友谊的小船在那些大大小小的风浪中越来越稳,彼此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任何一项工作都由一个人主做,另两个查缺补漏,工作抢着干,责任大家担。我们仨完美地完成了本该由一个课代表承担的工作,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充满了信心。

操场上,饭厅里,我们仨形影不离,成了实验班里的一道风景。与此同时,实验班整体的数学水平也水涨船高。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个信念——三个数学课代表那样的都能把数学成绩提上去,我有什么不能?

在最近的一次表彰大会上,当校长把“全科优秀奖”和市级“三好学生”的奖状郑重地放到我们仨的手上时,在五味杂陈中,我一下子明白了老班和数学老师的良苦用心,明白了三个语文最好数学最差的学生是怎么被选为数学课代表的。抬眼望去,我的那两个伙伴竟也是满眼的泪光。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