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市第三十七中学校高一(2)班  黄艾玲

当我们真正热爱这世界时,我们才真正生活在这世上……

——题记

高楼林立,“天网”密布,随着城市化进程,农村振兴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城市,留下的大都是对农村有了感情的老人们。

最近,由于我家属于危房,我们老家面临拆迁的问题,但拆了会搭建新房。外公说:“以后我们这儿就和你们小区一样的。”他充满自豪,嘴上挂着笑:“以后你们都回来过年,我们多修几间。”部分老人也许为自己跟上时代的步伐而得意。

临拆迁前,妈妈开车回来,说想再看看,我也看看,不止看看。我搭上了一趟名叫回忆的列车。

第一站,自然是家。房屋墙壁上已是长短不一的裂缝,抬头即是房梁与瓦片。眼神下晃,衣柜上那个白色的盒儿,是外公自己用亚克力做的,上面有些模糊的字迹:“2010年5月多少日,以后每周只用5块钱,不能超过5块钱,如果超过了,就要挨打。”原来是我小时候的承诺,这歪歪扭扭的字,幼稚的语气,我不禁发笑。再看衣柜门上有一朵玫瑰花,那是妈妈小时候画的;还有床上方挂的风铃,也是妈妈的杰作,没想到妈妈那双老茧横生的手,曾经也如此巧。我把这些拍了下来,不只留存于脑海。

舅公家,姑婆家和一个祠堂排成一排,祠堂里,两边摆满了茅草,这一站我记忆犹新!我和两个伙伴一起爬上右边茅草堆,从夹缝中勇攀姑婆家楼顶。那个时候不考虑什么危险,脏,只有小孩的天真,觉得有趣儿得很。有个装杂物的房子和幺姑的房子间距离不大,我们喜欢从一个楼顶跳到另一个顶上,从幺姑楼梯下来时,她那副和悦又惊恐的表情至今难忘。这个真是原生态的刺激,大人们的心倒都悬吊着。

下一站,是外面的大坝。回来的车都停在那儿,过来的路有些窄,不能并排行两辆车。路两边是河塘,这又将我拉入那个困窘的画面,一个小孩在前面哭着跑,一群鸭子在后面叫着追。我竟被矮我几截的鸭子吓破胆,这场景真是好气又好笑。

吃过晚饭,我和妈妈还有她的妈妈沿着这条水泥路行走,三代人聚齐列车再次启动!“变了,都变了。”外婆发出感叹,“那个时候哪儿有这么好的路哟!”妈妈说她每次都要走好几公里的路去上学,天黑了还得自己回家。我不敢想仅有月光相伴的路是什么样的,心情又如何?回家路上,我又走过这条大道,水泥路面下,有妈妈起早上学,摸黑回家的脚印,它们将永远封存在地底,也留存在我们心中……

大人总说我们这代很幸福,我幻想如果我能去到那个时候,我也想抓蛐蛐儿,萤火虫,跳皮筋,我喜欢看夏天夜空的星星。那丰富的乐趣,与手机大不相同吧。但我却不一定能像妈妈一样,吃那时候的苦,我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也不愿走几公里的泥巴路。生活越来越好了,可是能遭受的却越来越少。

由于没有地方住,外公外婆同我们一道,临走之际,外公伫立须臾,夕阳余晖打在他的脸上,他刚开始的自豪没了,而是红了眼,叹道:“过去了,过去了……”

这趟列车没有终点,但所经之处都留下了轨迹!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