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成外高2017级1班 石  玺

苍山如海。

我倚在越野车的横梁上,颠簸在故土的山石之中。回头看见一滴苍老的泪光,蚯行在满是土垄的脸上。

你的泪光,至今难忘。

年前,在春节从锦城驾回故乡的深山中。您笑开了,脸上的沟空墟成一座土丘。年夜饭是极其丰盛的。山上捉来的野雉,树下采来的口蘑,河中钓上的鳜鱼,天下打下的山雀。一家人其乐融融,团团围坐在桌前。您和奶奶忙里顾外,烹肴调羹,犒劳天南地北赶来的儿孙。一会抱抱这个,一会摸摸那个,仿佛我们身上的风尘是奢香的脂粉。

酒肉香。儿孙们一边啖着排骨,一边端起酒杯,翘起二郎腿,倚在墙上:“老汉,我跟你说,成都的房价又涨了。现在犀浦那边一平米要好几万大洋。我跟你摆嘛,你这个山旮旯上的老房子不得行了。又不通水又不通电还不通网,娃儿些都不来耍。”儿子又在土碗中把一截烟屁股掐灭,吐出一个烟圈:“不如早点脱手,这深山老林地又不肥,住也不方便。买个十几万我们兄弟几个给你整个三环的住家房,周国有超市有广场,离孙儿又近,好巴适嘛。”您不屑地哼了一口粗气,斥责道:“老子养你们的时候,哪个吃喝拉撒不是在这屋头,现在……”姑姑忽然打断,说:“不是啊,老汉,你看我么儿今年上学又是十几万,那个私立小学又贵不过……”您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放下了碗,沉默地抽起了旱烟。你看了看姐姐怀里哭闹的曾孙,又低身钻进了牛棚。

“这方地有退耕还林,加上市上借地,值个……”儿孙们商议着,要将收益最大化。我吃饱了,去屋后小解。

看见竹林明灭的火星,我踱过去。爷爷抚着在我幼时载过我的老牛絮语着。我想起幼时老牛驮我下田,想起那些初夏您为我抓过的蝉,想起您摇着团蒲扇给我讲过的故事……姑姑伯伯们一定也有这样的童年。而四头一望,弟弟们正抱着发光的手机在啃。这样的童年,他们也不懂。

我没有听见您说什么,却不知怎的有一股辣流从鼻腔倒灌上天灵盖,辣涩了眼睛。我不敢流泪。您说那是骚马尿,不够男人。

但您却流了。一滴,两滴。您仰起干瘦的头,不让它流下。泪光在火光与灯光中,闪烁着古老的光。想必心里藏着一个重洋,流下来不过两滴苍白的泪光。

那不是急湍,不是瀑布;

是两口深山中蒙上风尘唱不出歌声的枯井啊!

您的泪光,永生不忘。

                                            (指导老师:刘  耘)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