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清元·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第七中学校八(2)班

听个故事吗?听听吧。

这是一次阳光与心灵的对话,这还是一次美好与生活的交流。

有一个女孩,她总认为自己不够幸福。

在她三岁时,父母离婚了,她和爸爸一起生活。可是爸爸的工作总是很忙,她只能和奶奶朝夕相伴。她从小就活在羡慕别人的世界里,她羡慕别人漂亮的妈妈,她羡慕别人体贴的爸爸,她更羡慕别人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这些对于她而言,只是一种奢望。

除此之外,她的世界里 只剩奶奶和优异的成绩。

她虽然经常自怨自艾,却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从不会让奶奶为自己的成绩发愁,她的每一次测试,总是在班级前三。

直到一次期中考,她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她望着自己的成绩单,“退步极大”这四个字深深地扎入她的心中,她明明很努力啊!别人在学,她也在学;别人在玩,她还在学。她付出了超出常人的10倍努力,可结果怎么还会是这样?或许这个世界并不欢迎她吧。

一个课间,她被老师叫去了办公室谈话。

这种事应该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可生活总向她扮鬼脸。

不知是谁往天空泼洒了灰黑的油漆,太阳轻轻拨开层层浓雾却始终不得探头,她的心绪如同乱作一团的麻绳,翻来覆去找不到解开的头。她也不知,自己是怎样熬过一天的。

她又一次按亮了手机,凌晨两点半。

她很困!她很想睡觉!她甚至想要一直睡下去。可是她睡不着,老师的话还回响在她耳边。

“凭什么?为什么?”她反复地想着,“美好的生活真的对我打了烊吗?”

她开始怀疑了,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是否真的重要。她努力地学习,努力地让自己学会假笑,努力地表现出自己很幸福,努力地让别人因为自己的好成绩而羡慕自己。可这些终究是伪装,她只能骗住自己罢了。

突然间,心底的沮丧无以复加。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是奶奶起床上厕所吧,她心里暗想。

吱呀——她的门被推开了。

“都这么大了还要我操心,我就知道你盖不好被子。”奶奶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她说话。话音还没落下,她就被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了。她的脸细细摩挲着被子,旧被子毛茸茸的,像奶奶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啊!是了!她还有奶奶!

这样的温暖热了她的眼眶,她压抑得太久太久了,还有什么能比眼泪更能代替诉说呢?

她不管不顾,咬着嘴唇,顶着满脸的眼泪,沉默地冲进夜里。接着,她看到了家门口那片向日葵田,那片她从没有认真注视过的向日葵田。

在黑夜中的向日葵耷拉着脑袋,细竿拖着沉重的花心,仿佛要滴落似的。她更加失望了。

她一个人坐在田野边,静静地,听着蝉鸣,睡着了。

次日的清晨,她被耀眼的阳光唤醒。

而眼前的景象与昨晚的景象简直截然不同!这些向日葵将头扭向太阳,对着光挺立着,生长着,显出勃勃生机,全然不见昨日的残败。阳光下的向日葵散着淡淡的香,那是阳光赐给它的礼物。它一生都追随着光。每当黎明的曙光越过山顶慢慢铺向天空时,每当鸡鸣破晓时,向日葵便昂起脑袋等候,是期待,是希望,是一次极其神圣的朝拜。

她突然就开朗了。是啊,向日葵也经历过黑夜,可它却从没有惧怕过黑夜,因为向日葵的心中有光啊,每当黑夜来临,它只是垂下头,期待着日出。因为它知道,黑夜过后一定会是光明,当光明来临之际,她又会抬起它的头,昂起它的胸。向日葵都能直面黑暗,那她又有什么不行呢?现在,她决定要和向日葵一起,一起享受阳光。

她和它的一生,都没有惊天动地,只是每天追逐太阳,寻找光明,明媚而耀眼。

从此,她在心上种了一朵向日葵,她决定和它一起,向阳而生。

她望着这片向日葵田,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她笑了。

她笑得很真实。

久违的幸福。

(指导老师:刘国文)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