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达拉特旗第一中学 高一9班  刘宇恒

枫叶似火,这是连墓碑都流浪天涯的诗人留给这世间的遗语。

花有竹兰梅菊四君子,人有逍遥的竹林七贤,千古江山,英雄是江河中翻起的小浪花,转瞬即逝,唯枫叶似火。

川端康城的《秋雨》曾写道:“枫叶似火团从空中飘落,落入河中,随水流而去,我抬头只看到漫天的火团,却找不到它们从何而来?”如此看来,枫叶似乎真是凭空出现的火团了,而这枫叶却是称赞那位坚强美丽、果断而忧愁的女孩。疾病没能阻止这女孩成长,她反而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连当年与她仅有一面之缘的“我”的预言也未有丝毫差错。众人惊艳于她的美丽,迷茫与柔弱的丁香花是配不上她的,唯似火枫叶才与她相称。

杜甫一生潦倒,岁岁颠沛流离,于是于秋作“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这虽是哀景,却非晚春摧牡丹,骤雨打海棠,能凋伤枫树林令枫叶舞落者唯有玉露——从神话中的月宫洒落的泉水。枫叶似火,非圣洁者何以能碰触这团火热,就这样,杜甫于无限苦难中留存的丝缕希冀被这团火精心包裹,传承千年。枫叶的凋去,不是李清照花落泥淖的无尽仇怨,也非柳永的泪入江河,在一切之中,生命在衰颓。人与自然相比,是多么渺小,不过天地一蜉蝣,沧海一粟罢了,而枫叶却在飘落时才燃起火光,于死亡中迸发生机,于悲伤中燃起希望。枫叶似火,短暂却又永恒绚烂。

光与热似乎并非因活着而存在,也似乎并非因死去而消散。万山红遍的是进步青年们不惜的救国之心,虽多有飘零,却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凋零中更觉悲壮,萧瑟秋风吹过,枫火漫天,这团团火光,模糊了生死间那不可逾越的界限,激荡起主宰沉浮的豪情壮志。枫叶终是落入了水中,随这波秋水而去。流火自然不知,船夫为他惊叹,旅人为他驻足,才子为他失神,他的美仿佛水中月镜中花的虚幻,但我此时触目之处皆是漫天枫火。

我从清冷的秋水中捞起他,一股热流从我的指尖直达心头。他在告诉我:枫叶飞舞之处,心火生生不息。

刹那间,我也仿佛化作了一团枫火……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