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开州区汉丰第五小学六(6)班 潘凌霄

“呼,呼,呼……”我的耳边又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不用说,一定是我的同桌小胡又在睡觉了。

学校开展了延时“服务”,每天下午增加两节课,5:30才放学。这么长时间的课程,导致很多同学一到下午就萎靡不振,昏昏欲睡。死气沉沉的课堂氛围让课堂内容也如同催眠曲一般助眠。这不,小胡又睡着了。他以为自己坐在最后一排,是老师注意力的死角,于是放心地靠在墙壁上,头向后仰,嘴巴微张,不消片刻就进入了梦乡。我暗暗偷笑,他这副模样,要是老师发现了,定要把他“大卸八块”。

嘿嘿,说曹操曹操就到。在讲台上讲得眉飞色舞的老师不知怎的,眼光突然瞄向我们的座位,发现居然有人在课堂上睡觉,顿时,凌厉的目光向小胡同学“扫射”过去。全班同学看到老师的眼神,都转过来看向我们。这家伙,完蛋了!只见老师轻轻走下讲台,悄无声息地来到小胡身边,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胡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老师皱起眉头,加大了力度,又拍了拍他。睡梦中的小胡一把将她的手从肩膀上赶了下去,嘴里还直嘟囔:“走开,别打扰我!”哈哈,他一定是把老师当成我了。看着老师的脸逐渐变成了猪肝色,我生怕她“火山爆发”,赶紧推了一下小胡,他猛地惊醒,“嗖”的一下坐端正,腰挺得直直的,两手平放在桌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却没想到,老师正气呼呼地盯着他呢!老师对小胡一顿苦口婆心的教育后,又走上讲台继续讲起课来。没坚持多久,小胡又开始打瞌睡了。他眯缝着双眼,脑袋像小鸡啄米似的一垂一点,马上就要挺不住了。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小胡同学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一弹而起,两眼放光,老师一宣布下课,他便如追风少年一样,和他的朋友一起玩去了。他一会儿在走廊上疯跑,一会儿又在教室里和小朱玩“扫把战”,还躺在地上装虫爬。看来我们的地板不用拖了,全被他擦干净了。

“丁零零……”短暂的课间十分钟结束了,小胡垂头丧气地回到教室,又开始了他的“瞌睡之旅”。

(指导老师:吴子伶)

《新作文》杂志社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全国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刊物、优秀发表作品及征文活动

尽在“新作文有声服务”微信公众号

1648954185-8e423c2dda8cf9d 请相信童话一直在  ——致妹妹的一封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