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一个雪天的中午坐班车回家时,从校门后那条素白的幽径旁路过,就在班车经过的一刹那,我屏住了呼吸,真美。

雪白的长廊柱子上缠绕着一圈圈墨绿色的长藤,她们身上都披上了一层洁白莹润晶莹剔透的白雪,虽然隔着满天的飞雪,但是我依就看得一清二楚,还有那树梢上团团簇簇,好似轻烟环绕的淡紫色——紫藤花,一嘟噜,一嘟噜的,像一串串淡紫色的葡萄。白紫相间,给人增加无限春意。

夜晚,我还特意来看了看它们。尽管天气并不是很冷,但是它们身上厚厚的快结成冰的雪还是让我吸了一口冷气——细致如兰,娇嫩可人,如此柔弱的身躯怎能经得起风吹霜打的考验!我已经看见她霜雪下微微颤抖的身影。但是,我想错了,虽然她们纤细的身子在风中摇曳,一不小心就有折断的危险,她依旧高傲地昂着乳白色与紫罗兰色交合后美妙颜色的指尖大花瓣,甚至在沉着的墨绿色叶间,已经又长出了几片新叶。它们是那样的渺小和不堪。大自然的选择是残酷的,优胜劣汰,所以哪怕希望是一根蜘蛛丝它们也不会放弃。

在心底,我不由得油然而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敬佩。紫藤花,那样小,那样较弱的身影渐渐在我心中放大,放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