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烛光如此微弱,死去,就像倾盆大雨中的火焰。今夜,他没有看到天边划过的流星,也没有了任何愿望和祈祷,因为破碎的翅膀终究无法高飞。一个晚上,代表着一个终结。爆尿推开窗户,吹来的风,也变得苍白了。他已经没有了再挣扎一次的勇气,迎面吹来的冷风并没有吹散他的绝望,反而冻结了心头的最后一丝温暖。爆尿已经经受不起再多一个夜晚,对于光明的渴望已经流走,就像这臂上的鲜血,等待黑暗将他埋葬。

阴暗的房间,充斥死亡的阴影。安静的死去,带着没有希望的明天。

爆尿吃了二十多颗安眠药,然后边听着音乐,安静的睡去了。这一次,仍然是鲜红的花海,但他没有看见向他献出心脏的天使,他看见了死神。死神用闪烁死亡之光的刀锋,扫除了爆尿所有的悲伤与恐惧,他的意识变得昏暗,他的疼痛感消失了……

“结束了……”爆尿看到了自己再生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美景——那是一片鲜红的无垠的花海,横跨着数千道彩虹,仰望天空?不,那应该不是天空,只是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充斥着一片紫色的气体,美丽又颓废。花儿的花瓣都唾着腥甜的鲜血呢,多么妖艳啊,而妖艳便代表着死亡。“这是哪?”“彼岸花海。”“哥哥,咱们走吧!”爆尿背后突然传来一句话,奶声奶气的。一听,爆尿便知道是谁了。“爆菊?是你吗?咱们……是要去天堂吗?”“哈哈,哥哥你真的好傻好天真啊,天堂是清净的地方,容不下你这种人的。”“嗯,也对啊。”“不过……他们来找你了呢。”爆菊的手指向前面,一些看起来似乎很眼熟却又陌生的面孔,正缓缓向他接近,但爆尿并不理解他的意思。“这可就不好办了呢……”爆菊耸耸肩,看起来很无奈似的苦笑道。但是接下来,他掏出了一把刀,刺向爆尿……爆尿条件反射的避开,然后一举夺下爆菊手中的刀,紧接着……他下意识地将刀刺向爆菊的胸膛……几乎就在几秒钟,爆尿再一次杀死了爆菊。爆尿杀了弟弟……两次。“爆尿!你不许给我死!快醒醒!”在爆尿昏迷了大约半小时后,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把爆尿一直拖进洗手间,放到浴缸里,然后打开淋蓬头,把冷水浇在他的头上,想要让他清醒。但只是这样似乎并没什么用,她只得给爆尿灌下大量的皂水,催吐。阴暗的屋子里回荡着她的喊声,她不断地摇晃爆尿的身体,不断的催吐,只想让他快点醒过来!爆尿终于睁开了眼睛,意识由模糊到逐渐变得清晰,耳边响起了悲伤有焦虑的声音。突然,一种十分痛苦的感觉开始在他的喉咙和腹部蔓延!“呕……”不停地吐,干呕,尽量的能吐多少,爆尿的胆汁都吐出来了。一定是被灌了皂水的缘故吧,更何况爆尿还经历了一次真实的死亡经历,现在的他简直痛苦难忍,再去死一次的都有!这时,爆尿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他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过了半晌他才反应过来,用低沉而嘶哑的嗓音说了声:“妈……”

一年级:姨太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