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还在选择逃避?接受它吧,孩子。”面前的天使,苍白的脸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站在一片妖艳鲜红的花海上向爆尿献出了心脏。

爆尿犹豫地伸出了颤抖的手。

“你只管我的丑陋,却不知我一样脆弱!”爆尿刚刚伸出了手,爆尿却走了出来。逐渐的,爆尿的视野里也只有爆菊。“你也许接受不了这荒唐的现实,但你也不能无视这双染血的手!”爆尿颤抖的双目望向自己那双沾染鲜血的手……

“唔……好难受……”噩梦仍然不断,爆尿再次被惊醒,不过现在他貌似有些不舒服,直接奔向了洗手间。

只是干呕,但根本吐不出什么,便习惯性的把手伸进喉咙里抠。

爆尿痛苦难忍,自己浑身的骨缝里简直都像钻进了一千只蚂蚁到处爬来爬去,这几天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感觉不适了。爆尿站在镜子前,看面前的自己,他的目光是颤抖的,他的脸是苍白的。

爆尿几乎快疯了,他无法面对这事实,他的眼也早已被血泪所模糊。面对着满地的血污和残损的尸体,他既惶恐又自悲。他仿佛觉得这些事情都和自己毫无干系,他认为自己一定疯了,但疯狂其实是种逃避,他一直怀着这种逃避的心理生活,于是爆菊便总是会在梦中嘲笑他。

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驱使爆尿,他取出了一片刀片,带着淡淡的悲伤与惊惧,在胳膊上划了几道寻求快感。“看镜子中的我,这是真的自己吗?”他自言自语。

爆尿用刀片在胳膊上不断地割,身体的其他部位一动不动,却丝毫没有在意流出的鲜血已经渐渐由几滴变为一滩……

他清楚的看见,那是暗黑色的血液,就像在体内变质了一样。

停止下来?不,这才正是他所需要的。他需要那样的刺激,他需要的是心理极度收缩之后的释放,这样才会觉得更加舒坦一些。直接面对死亡,看到的是生命的脆弱,你不知道下一秒,生命将会在何时何地,如何的走向死亡。每一个生命都在濒死是挣扎着,他们渴望生,但是那给着他们的希望,却是更一步的将它们推向死亡。

但死亡对于爆尿只是幻觉,却也像是一种期望。他想要以死来解脱痛苦,他的惶恐目光,都渗透着死亡。但是他却没有去死亡的勇气,对于死,他仅仅只是敬畏罢了。

“你在害怕吗?”这句话的语气冷得像冰,他从镜子中看见,背后闪现出爆菊的身影。他回头去看,但是爆菊已不见了。“又是幻觉吗……”

他就瘫坐在那里,像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耳边再次传来诡异的窃窃私语:

“生活是乏味的,生命是脆弱的,也许某些时候,我们真的需要一些刺激。比如说,死亡的刺激。”

“呵呵……”爆尿仍然像具尸体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微微勾起了唇角……

一年级:姨太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