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尤相夫人的叫喘与接生婆门的协助中,第一声婴儿稚嫩的啼哭传来了。

一名接生婆激动的手上的血迹都未擦拭,就蹑手蹑脚的出来报喜:“恭喜老爷,是个小姐!”

尤相欣喜万分,嘴里念叨着“小姐好啊!小姐好啊!”傻呵呵的笑了好一会儿。

突然的,脸上就是一僵,眼一瞪,尤相突然就不动了,然后缓缓倒去。

背后,看见的是举着撩刀的一群蒙面男子眼中的煞气。

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会意的丫鬟小厮纷纷逃窜,蒙面人遍追杀着,刀法利落,下手狠绝。趁乱,躲藏在柱子后面,忍悲痛吓的气都不敢喘的少年,急忙偷偷进入门内,闻得风声的接生婆已逃走,只见塌上虚弱的人无助的忧伤。

再忍不住也得忍下,少年只好努力不让眼泪落下,为了娘和未见面的妹妹,他得忍,但始终平静不下来,急躁的冲过去,忍着轻轻唤道:“娘。”

塌上的人终是露出一点希望,轻语:“夙儿,快带妹妹走,后院有你父亲设机关的……小心行事。”

“不,娘我不走。”

“就当是为了妹妹,这一切是早该发生的,因为那人不会放过我们的……夙儿你记得护她一生安宁,娘就安心了。”人儿终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眼闭,虚弱的昏厥过去。

见塌上的人手无力垂下,眼已闭。

少年尤夙忍痛终是从后门带着妹妹,带着那皱巴巴的妹妹,怀中的妹妹什么都不懂,安静闭着的眼,好像隔绝了外面的厮杀,隔绝了那些是非,隔绝了所有的肮脏与算计。

一年级:醉等月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