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夙一路狂奔,按照尤府夫人说的话,后院一段路就是一个大花盆,尤夙大力推开花盆,抱着妹妹躺下那黑洞洞不知往哪去的洞中,没命的带着妹妹逃着,逃跑用的机关后面竟是山山水水,护妹妹到后山河流,过不去,他不会游泳,怎么办?

虽然这有山有水,但这月黑风高了,怪吓人,那些蒙面男人可能会追来,不可能待的住一晚,而且这荒郊野外的,指不定有蛇啊野狗啊野猪之类的,再说了,不仅他的温饱问题,还有妹妹要喝奶……

尤夙低头看了看自己阳刚平平的胸脯,他可是个男子汉啊,哪来的胸啊喂!喂奶……什么的。

还是算了吧……

“给我找!”低沉的声音传来。

没时间了!

要么看看河下有没有他们的安身之处,大不了一不小心翻船被淹死;要么等着蒙面人来找他们,玩躲猫猫,当然,最后的下场一定是他们被蒙面人取去首级。

尤夙终是下了决心,放手一搏,择了河边被废弃的小木排,漂流而下,逃走。

只是在一夜之间,皇宫梅花相竟争放,尤家惨遭毒手灭门,全府上下只有那尤相夫人才生下的小姐和尤相夫人大子尤夙,未见尸首……

一年级:醉等月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