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夜,雪还未至,梅已盛秋,只开在宫,花如雨般泻下,花香弥漫开来,皇宫中嫔妃、奴婢、君臣等,见此‘花落花又开场景,花香香花弥漫天’的场景,必是无一不停下赞叹欣赏。

那不是,天下谁人不知花开?

在那如亮如光的凌晨里,皇宫内,饰用的、修身养性的、嫔妃种的梅花,竟相争放,有一朵灵性的,没有人注意到,竟偷随着风,花魔性地带香飘出宫,轻轻落起,缓缓风吹,反反复复,吹的花儿竟然没有嫣,反到了尤相府门前,开的依然艳丽,不动了。

可又会有人,在意?

尤相府内遍地横尸。无论男女老幼,断头、无目、失足、剜心、刺腹,各种死相,只让人觉得下手之人必是心狠手段毒辣下手快准。

死者上至主人尤相尤夫人妾侍,下至粗鄙小丫鬟小厮奴婢,尸首肢目,遍地血渍,让之前引接尤相夫人生产的紧张忙碌热闹的喜庆之气,不复存在。

在之前,尤府殿上……

黑的好像要噬人的夜,看着就让人打一个寒颤,好在月挂了梢,点明那一簇暗黑的天边。

夜已深,可尤相府却独独亮着,好不热闹的气氛……

全府上下忙碌着,又是紧张,又是高兴,尤相夫人要生了。

上好花梨木的门紧闭着。里面混着的歇斯底的人声,花梨木门前尤相喜悦也有,紧张也是,心急也没办法,只好来回大步走动,险些撞上忙碌的丫鬟。

让有些偷懒的丫鬟瞧去,都偷笑着和别的丫鬟八卦“相爷太期待夫人和未来的小姐或少爷,都窜几个来回了”,但心里却也忍不住隐隐的期待他们未来服侍的那个新小姐或新少爷。

终于在,尤相夫人的叫喘与接生婆门的协助中,第一声婴儿稚嫩的啼哭传来了。

一年级:醉等月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