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柯依是远近闻名的少女名侦探,作为一个名侦探的她,她是一个数学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此处省略很多很多个非常!】傻的数学渣,虽然从小跟着警察局破案,但是她却是一个口算不能算出89+23的人!是不是很惊讶!对,你是很惊讶,作为一个侦探脑子这么不灵活,不过你错了,她虽然数学差不过推理能力破案能力什么的可是超级腻害的,胆子也超级大。经常接手一些很棘手的案子。一个在午后有微微清风的夏天,她与几个很好的朋友一起出去玩,去哪儿玩呢,去那个去了已经几百次的游乐园,玩什么呢,玩那几个玩了几千次的刺激游戏,什么过山车,大摆锤,海盗船,她都玩了已经数不清的次数了,别人玩了以后都是脸色惨白,该吐的吐,说以后再也不玩了,可是她玩了以后会“容光焕发”总之精神状态极好!地说再来一次。

以前她从来没有见过和她一样的人,总是她一个人这样说,所有人都会用诧异或者佩服的目光看着她,而今天她玩完以后再说的时候,有一位看起来年龄和她差不多的男孩和她异口同声地说了这句话,这次并不是别人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们,而是他们互相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对方,然而,僵持了三分钟又恢复了气氛,李柯依和她的好朋友们玩下一个游戏,然而却又碰到了那个男孩,第三个游戏她期待再次见到那个男孩可是没有见到。李柯依在游乐场转了一圈,心满意足地准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她遇见了特警部的白警官,他们也算老相识了,每次一起破案嘛。瞧,白警官急匆匆地跑来了,右手抓着特警的“专属”帽子,头上的“毛发”颠来颠去的,再加上啤酒肚和胖嘟嘟的身子,那样子可想而知,多滑稽啊!“哈哈……”虽然李柯依已经习惯了他,可每次遇见他都依旧想笑,不不不,是每次遇见他都依旧会笑。“哎呀呀,别笑了,这次我来找你是因为一个大案件。”白警官一脸神秘与严肃,他平常不是这样的。“嗯?什么案子啊,能把白大尽管激动成这样。”李柯依尽量制止住笑,用挑逗的语气问道。“是这样的,莫轩总理你知道吧,他女儿被送到远泽学校,刚去半个月多,就失踪了!具体以后再跟你说,你先跟我去一趟警察局。”警察局的情况不太微妙,每个人都眉头紧锁,其中一个就是莫轩,他在最里面的办公室,李柯依也被白警官带了进来。“听说你是个神探,多复杂的案子也能很巧妙的破,对吗,我女儿……”总理还没说完,李柯依就打断了“我都知道了,现在我需要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具体仔细点。”“我女儿刚满七岁,正是上小学的年龄,我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将她送入远泽小学,这个小学简单普通,不出门,刚开的,听说教育方式不错,上了小学半个月左右,我女儿神秘失踪了,前天晚上,也就是这个星期五,准确时间还不确定不过可以肯定是在十点一下,九点以上,校服还在,睡衣不在了,警方认为是小茶一时的主意,没有提前策划,也是啊,小茶有点忧郁……应该是缺少父爱,还那么小没有了母亲…………”总理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之后干脆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了。

一年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