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却是寥寥无几在那兵荒马乱之中幸而生还的人,没有人知晓他的本名,只是在遇见时称他为酒儿。因在酒家做打杂的,饮酒的客官都把他当牛当马使唤。纵使日复一日时间的流走,酒儿却对迁移他乡无动于衷。细想也是,他孤身一人又能去向何方。当几个衣衫褴褛的流氓饮酒时会提及他,酒儿直至他们谈笑风生罢后只能默默离去。这个无人怜无人念的酒儿啊,备受周围地痞和闹事人的欺凌。总归,日子久后不少无赖纠缠上了他,以他痛苦取乐。虽说饮酒人在饮酒,多半也是议论在酒儿身上的。酒儿一天天长大……苦人终于否极泰来。那不经意的蓦然回首却令酒儿心悸,城外那姑娘的靓影久久萦绕在他心头,这多久能寻觅来的芬芳,即使是作为知音也好罢!于是乎,他每天去追寻那个令他难忘的姑娘。那熠熠生辉的星光指引他走的每一个步子,在夕阳西下一直到深夜她离去,酒儿才恋恋不舍返回那个令他厌恶的地方,酒楼。没过多久,他们相爱了。酒儿知道,他发自内心爱她,爱的很深……很深……可是命运却是愚人的,那短暂的时光只能是白驹过隙。突然有一天,那个酒儿所爱的人,不见了。酒儿的哭声在风里被吹散,远处依稀传来的笛声把酒儿的心飘向远方。”唯有你,我才可动心。“于是酒儿,带着这样的祈愿,含泪度过在野外,在那凄冷的夜晚。一刻,一刻,就这么过去。酒儿只有数着这样细分的时光,才可忘却自己遭受到的疼痛和创伤。几天后,有人发现他苍白的躺在山下,将他带回了原本属于他的地方。当酒儿醒来,依旧不想面对现实。他这样用冰冷的温度维持着那曾经的诺言,荒废了两年光阴。两年之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他又一次见到她。当他恍惚看到他的身影时,猛地扑了上去。可是岁月殇人,她已是一个冷漠的人。那双眼,不再熟悉,不再柔和,取而代之的是酒儿不曾明了的刺痛内心的那种凄凉。还记得我们的以前么?就这么忘了?

酒儿不再堕落下去,只是他变了。和她一起变了。那些轻许的海誓山盟随着饮酒人的黄土白骨一起葬入岁月的长河里,一去不复返。就像他曾经为她绽放的花朵一般欣喜的样子,也被那过去的韶华凋零了。酒儿,你说她爱你吗?

或许还是爱过的。不知道罢了。只是,你肯定还是错过了什么。但我们无从知晓了。

一年级:呵呵呵你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