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如果麦小格你发现后面部分和某一篇小说的某一章的其中一部分一模一样,不要惊讶,这部小说是那部的前传。]最后的演出只不过为平淡的生活而已。—–史蒂夫的手记史蒂夫匍匐到长条树枝旁不断地摩擦绳子,双手沾满了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脱离束缚,冲着博物馆前奔去。
  “我绝不会像夏一样抛弃同伴的。”史蒂夫呐喊着。
  但这有气无力的声音,飘在空气中,被慢慢碾碎了。
  他抬头,几十架直升机围在博物馆和金门大桥周围,把天空塞得满满的。
  陌颜知道时间不多了,他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死亡。
  突然,外面依稀传出脚步声。不好,是他们来了。
  陌颜快速躲进厕所间,锁上门,但还能隐约从缝里看到警察们进来的身影。
  他缓缓在里面移动,甚至把鞋脱了,身子靠在侧边。
  “人呢?这里不是在之前进去了一个小偷。”
  “报告,683号展品不见了。”
  “你们快走,先去守住683号展项附近还未搬走的东西,派一部分人出博物馆侦查,我还有几个剩下来的人进通风管道去瞧瞧,那个恶棍一定潜藏在里面,我们还能抓住他!!”
  人渐渐分开,直到脚步声远去。
  陌颜提心吊胆,因为离爆炸还有一分多钟可以离开。
  他望着门缝,看到没人了,开门。
  “就知道你在里面!“刚刚说话的那个警察站在距离他几米的地方,直勾勾盯着他。
  史蒂夫奔跑,汗流浃背,他的眼眶融入一道铁门。
  “就从这里走,一定要快,一定要快,陌颜还在等着我。”
  这时候,猛烈的坠地声。
  史蒂夫往地瞥了一眼,原来是他的枪械。
  太好了,夏没有发现并收缴。这意味着他可以更好的去解救陌颜了。
  铁门并没有锁上
  闷热,并不比外面的环境要凉爽。
  博物馆的设施基本瘫痪,包括发电技术。
  史蒂夫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他突然有些着急,不知道这剩下的一点电能不能撑住。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另一个一个黑影顺着光源在缓缓移动。
  “不好,有人来了。”史蒂夫听见轻缓的脚步声,迅速蹲下,让手电筒滚到左侧且不朝向他的地方。
  “嗯?这里怎么有人落下了一个手电筒?”警卫没多起疑心,转身走了。
  史蒂夫松了口气,捡起手电筒,去往离警卫相隔很远的另一个出口。这时他发现这个出口也有一道铁门,而且被一把锁锁住了。
  史蒂夫眼前一亮,拿出手枪往后退了几步。“啪!”门被轰开。尽管夜间不是那么明亮,但史蒂夫看到那一刻,感觉格外刺眼。夏,居然在一群人拿枪指着,束缚住的情况下,从史蒂夫身旁走去。那慈和的眼神,好像一切早已释然。陌颜屁颠屁颠走过来,暗暗忧伤:“一切,都结束了。”
  史蒂夫拍拍他肩膀,叹了口气。这时,一个警长怒气冲冲额地跑了过来:“还好你们没事,你们是游客怎么还没有撤离?幸好那个罪犯自首了没有继续展开恐怖袭击。不过这真令人费劲。683号的钻石雕像已经被他弄丢了,找不到了。以后我们会试着继续找……“
  他喋喋不休地叙述这一切。
  陌颜和史蒂夫走出博物馆,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分道扬镳,回了各自的酒店。第二天,史蒂夫打开自己放于酒店的手记:
  如今我已无力谱写这一段辉煌:
  曾经我以为,钱财比友谊靠谱得多。因为在这偌大的城市里,似乎利益与孤独比人心更加真实。对于曾经那些往事,对不起我在利益和你面前放弃了你。我以为,我走远,无法再回头。……
  在最后一行,被空了出来。史蒂夫知道,那是还要被续写的一句话。
  电话响了,是陌颜打来的。”史蒂夫!大事!不好了!梵……他在SIMER酒店坠楼死了!那个地方有他的手表,财物和照片!“
  ”什么!“史蒂夫崩溃地喊着,”不可能!“
  ”快过来,到我的房间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三小时后……史蒂夫匆匆赶到陌颜所在酒店.陌颜没说话,用颤抖的手举着一张纸条。史蒂夫呆滞了,那上面也不过寥寥草草几行字,却好像比命还要重要。”对不起,史蒂夫,夏。是我派人把梵给杀了的。因为,他想提前告密来获得一部分私人利益。我已经把钻石雕像想方设法卖了,在很早以前叫人复刻了一座仿造的雕像用于处理未来可能碰到的麻烦事。钱放在陌颜家里的五斗柜中。我没能陪你们到最后,但认识你们,我很高兴。“
  史蒂夫目光停留在了纸上,他多么希望再出现几个字。陌颜翻开五斗柜,里面塞满了支票。他把那些钱撒到天花板上,任由它们坠落下来,落于地板。陌颜疯了似的嘶吼着:”难道我们有的还不够吗!“
  史蒂夫眼眶闪着泪花,他对陌颜叮嘱了回国的一些事务,离开了酒店。
  回家后,他补上那最后一句话:
  最后的演出只不过为平淡的生活而已。
  我们曾经一样地流浪,一样幻想美好时光,一样的感到流水年长。我们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没有相同的主张,可是我们知道彼此的迷惘。
  回国后,史蒂夫和陌颜抽出财产中各一百万拿去以后生活,其余的,焚烧了。在拉斯维加斯致富的东西或许并不是钱,而是友谊。
  即使是这样。后来的史蒂夫,陷入了颓废。
  六年后的一个早晨。
  “妈,我吃好饭了。”
  “嗯,上学去吧!路上小心车子哦~”
  “嗯,我当然会的。”
  门缓缓开了,又咣当一声关上。
  “咳咳,这是什么啊?额,这孩子,怎么老丢三落四的!连学习资料都没带……”
  门开了,轻轻一声关了。
  “现在播报一条新闻,于今日早上十时左右,河西路的一位女子穿过马路,被来往一辆失控的车子撞到电线杆上,当场死亡……”
  他呆呆的望着电视里的新闻,刹那间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眶。
  门一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迎面走来,他神志不清。
  “你又喝酒了……”男孩冷冷的说。
  “啊。咋了?新闻里说的不就是你妈么?我没看错吧!”男人揉了揉眼,“还真是啊!”
  男人没再说什么,男孩泪流满面。
  男人拎着酒瓶,走到阳台上开始呕吐,酒瓶脱手砸到地上,溅了一地。
  男孩听到声音,冲到阳台边,却看不到他的父亲。他恐惧地往下看去,发现他父亲躺在一片血泊之中。男孩崩溃了,往后迈一步,准备下楼时,被酒瓶洒下的酒滑到,往后一倾,也掉了下去……

一年级:呵呵呵你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