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妖,它在三年前的一个下午从兔子家族穿越到了这里,晚上,苏子末把兔子放在它的专属小窝里——一个紫色吊椅里,上面铺着一堆又一堆抱枕。深更半夜,也就是两点多,坏东西身上外环闪起了微微亮光,接着身子就像用毛笔勾画一样慢慢的扩散大了,光了慢慢变强了,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形,不过小小的尾巴,和一个耷拉在前的一个立着的耳朵还是没有变,不知这是男是女,因为它长得既像男孩又像女孩,光看外表看不出什么,不过还算可爱,虽不知是男是女但看衣着比较偏向男性,【所以我就暂时把它看作男的】一身复古白衣,很像漫画里的狐妖,只是耳朵和尾巴露了原形——不然苏子末就会认为那是一只狐妖。苏子末被强烈刺眼的光照醒了,揉了揉眼睛以为是天亮了,可是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外面还是暗黑一片,不过可以感觉到光是从后方照来的,在她意识到的时候,光一下没有了,但是她翻过身子的时候发现了坏东西,坏东西的脸微微红,用无辜的小眼神看着她,仿佛他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在对苏子末要答案,苏子末看到这一幕,瞪大眼睛一直与他对视了至少两分钟,接着又若无其事的闭上眼睛睡去了,以为是梦,不过没有那么简单,她一直没有睡着,最后终于告诉了自己这不是梦再次睁开眼睛,发现那位不速之客正卷缩成圆形睡在吊椅里!再看看没有坏东西的踪影,再加上那毛茸茸的耳朵苏子末傻了眼,被吓了个半死“啊——-——————”话音未落,少年醒了过来,苏子末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我是一只兔妖,”声音很好听“我是从兔妖的世界掉下来的,如果你会认为兔子久了就变成兔妖那么你错了,兔妖是生来就是兔妖,永远无法变成兔子,我来到这里变成了兔子是因为我来到了你们的世界,而兔子永远无法变成兔妖即使到了我们的那个世界,我们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他们甚至会认为我们是他们的神明。之所以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少年表情连贯地讲了起来,而苏子末早已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她只能听“说来话长~”少年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又继续说“其他除了有人类的世界,还有两个世界,就是在你们的头上,就是你们所说的天,我们不是飞来飞去,我们的地就是你们的天,我们的天就是你们的地倒在上面,这两个世界,分别是神兔族,和兔妖族,两者一直互不侵犯,可是神兔在三年前的你在公园碰到我的时候,来侵占我们了,曾经两者互不侵犯是因为一个约定——在五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和他们的祖先曾立下了一个契约:从此两者再不侵犯,违者不得好死。但是现在的神兔族的族长是一个人类,所以这条契约对他们不起作用,族长把我们送到这里,一是要我们来这里躲躲风险,二是为了让我们找救兵回去。“少年邪笑了一下“本来还想明天早上启程,可是现在看起来气氛还不错,所以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现在就走——”

没等苏子末反应过来少年就已经把她拉起来灰向月亮了——“喂喂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坏东西——”“我说你的真名!”“噢噢,欧阳宇格。”

“哦……你是嫦娥的玉兔吗!为什么要飞向月——”

“哗啦”苏子末感觉好像触电一般,可完好无损,“……亮,刚才怎么了……?”

“过了月亮就到了,刚才那是结界!””我怎么没看到嫦娥姐姐呢…“”笨蛋,那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乱编的神话啦!”“对了……明天毕业典礼。”“别管那么多了!拯救世界要紧!”

一年级:兔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