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儿管仓库吧,丑话说在前头,若是连仓库都管不好,就等着师傅把你赶出师门吧。”师兄道,即便是极力掩饰,我还是能读出他发自内心的嘲讽。他等这一天等了5,6年了吧,倒也是白了几根头发。只不过,过了今天,一切都两清了,或许,管管仓库也是挺好的。

我绕过师兄,“嗯,谢谢师兄提醒。我走了。”接着跨过楠木的门槛,走入仓房内。仓库是“回字型”的,中间是一个院子,院子里堆满了木料,淡淡的檀香从木料里飘出来,又有一种来自异域的威严。

“你是张武崖的关门儿小徒弟吧,怎么到这破烂仓房里来了?微服私访么,恕老头儿年迈,不伺候了。”木料后面坐着一个老头,嘴里叼着一根烟,烟头散发着微弱的红光,忽明忽暗,恍若隔世。

“老叔叔,不要想着如何如何整我,好让我师傅丢脸了。我知道你和师傅早年就不合。过了今天,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弃徒。唉,还有五秒,四,三,二,一———结束了。”山里响起了一阵钟声,十二下,夹杂着回声,显得格外庄重,而每一下,都像是打在我的心里。

我咽了口唾沫,对老头行了一个礼:“老叔叔,不早了,谢谢你等我。请早些去休息吧。”

老头将就要烧到嘴的烟丢在地上,老布鞋一脚踩过去:“老头儿可不是等你,那是乐意。跟我来,带你到你的房间去。”说完大步走起来,足下生风。

“谢谢老叔叔。”我埋头在后面拼命追,勉强跟上。就如师兄说的那样,我现在废了,宗里任何一个人若想打我,甚至是灭口都是一口气能完成的事情。

老头在前面走得悠闲,我则是上气不接下气。老头见状,反而加快脚步,嘴里还问:“你叫巫俄玺是吧,名字怪里怪气的。唉,你看我们要相依为命了,就跟老头儿我讲一下你们当时是个什么情况?怎么你们几个师傅的好宝贝都死的死,伤的伤了啊?”

“你要听?咳咳,那就讲吧……”我深吸了一口气,停停顿顿讲起来。

一年级:五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