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记忆深处,永远有着那样一个人。他不是我的至亲,也不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只是我从不认识的陌生人。那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坐车去我姥姥家,出门时忘了拿钱,可是我已经走到了车站,总不能回去拿吧,我想着想着,突然有一个陌生人坐在了我身旁。我扭过头去望了他一眼,一张不怎么圆的脸上长着一对朴实的眼;在这样冷的天气下嘴唇以经变成了紫色;通红的鼻梁和脸蛋在雪的衬托下又略显的可爱。我等了好大一阵子,赶往我姥姥家的那一趟末班车才想着我们缓缓驶来。这时我忽然又想起来,我忘了拿钱。怎么办?总不能向这个陌生人开口吧?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便问我:“小妹妹,你怎么了?”“哦,不怎么,只是出门时太匆忙了,忘了拿钱。”“给,我借你。”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下了一大跳,仿佛受宠若惊的妃子一般。“给接着吧,就算我献爱心了吧,别客气。”“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说下了,谢谢了。”就这样,我用他给我的钱回到了姥姥家。我并没有和姥姥说,就当是我和他的一个小秘密吧。谢谢你,陌生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