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入考场,吾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心境。且不说那四八三十二张呈长方形的课桌摆成的“天龙八卦阵”,单说那“金边眼镜国字脸,笑里藏刀难分辨”的监考官,就已让人畏惧三分。要想在此等人眼皮底下“暗渡陈仓”,就得做好“视死如归”的心理准备。

提笔,考试开始。细细品味,还真有点“科举”的味道,奈何试题不比八股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无奈无奈,吾等只得麻木地“奋笔疾书”了。想来老祖宗也许是吃饱了没事干,好端端地干嘛“之乎者也”。得,他们流芳百世,咱就得背个你死我活。

只见吾像疯子似的大写特写,遇到不会的罢了,俗话说得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吾的发奋下,很快便将试卷KO。吾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各位仁兄都可算是考试的老手。只见一仁兄声东击西,另一仁兄趁火打劫;一仁兄使用苦肉计,“痛苦不堪”地向老师走去,途中可算是大饱眼福,我因为坐在最后一排,所以便隔岸观火。这还算考场?简直是战场!

吾发呆着发呆着,便哼起了歌: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也许有一天我成了潜力股而成为了老师的目标,我掉进悬崖发现上面压着一堆堆作业,每次夜深人静时我还在做作业,我怀疑明天作业会不会更多,我的明天都由老师安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